一只大碗公

【万笛】Good Time

米砸:

Auther:米子


Title:Good Time


Pairing:Ivan Rakitic X Luka Modric


Summary:国家德比后,伊万照顾生病的卢卡。


Notes:【想要卖安利【来吃好不好【虽然我文笔不好【三个人的圈子好寂寞


————


太阳穴还在突突地跳,他快要忍受不了了。


他生病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带病上场踢七十几分钟比赛让Modric大病初愈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国家德比的失利让他的心情更加遭受打击。


现在的巴塞罗那已经半夜十一点了,诺坎普客队球员更衣室除了Modric外空无一人,因为发烧的缘故他的动作比平时慢了不少,其他人早已离开更衣室在诺坎普地下车库的球员大巴里集合了。


没有人发现他身体不舒服——这令Modric有些沮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Bale发现过他的异常并询问过他。


"这么多年的朋友还是没有白交,"他想,不过即使如此Bale还是没发现他在发烧。


"这只威尔士的傻猴。"Modric无力地笑了笑,拿起自己的东西走出去,准备跟队友们会合。就在这时,Modric突然眼前发绿,一阵天旋地转。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一波强烈的晕眩感过去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双臂被修长的双手抓住。他的背靠在来人的胸膛上,因为身高差距,看起来就像是被整个人环抱着。


Modric呼了口气——还好没有摔下去。比起冰凉的地面,这个胸膛太过于温暖,由于发烧的影响,温度透过单薄的衣物,甚至有些烫人。


不过Modric并不在意,因为背后的人如此的温暖,高大,安全。


像阳光一样的熟悉气息。


"你还好吗?Luka!"Rakitic的语气充满了担忧,要不是他及时赶来,没准儿眼前这个才痊愈的病号已经被摔成了个脑震荡。


"放轻松,我很好Ivan"Modric并没有从Rakitic的怀里挣开,他像只慵懒的猫一样靠在Rakitic的怀里——放下了所有的防备"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现在就被抬往医院了,"Rakitic抬手探了探Modric的额头,微微叹了口气"你还想瞒我多久?"


Modric拉下自己额头上的手。


"我只是不想你担心。"说着他转过了身,抬头看着Rakitic的眼睛,好像这就能让面前这个人不生气了一样,"还是让你担心了对吗?我很抱歉Ivan,我让你在球场上分神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你不用道歉,至少不用向我。"Rakitic语气里有几分责怪,虽然这件事确实让他有些分心,导致他在传球上失了准头,不过他并不在意。


……


"嗯…我猜你是在球员通道里发现的?"Modric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没错,"Rakitic回答,然后补充道


"你别想瞒过我。"


随即他们相视而笑,像阳光突破云层,像黎明乍破的天光。


"好吧好吧…以后不瞒你了"Modric无奈地笑着,即使他的身体让他几乎挂不住这个微笑,他现在连抬一抬嘴角都感到吃力,"扶我去车库吧,他们全都在等我。"


Rakitic扶着他向车库的地方走去。


"你知道吗他们不会等你了,你这状况根本不能坐飞机,我已经打了招呼让他们先走。"


"我知道了知道了"真是一如既往该死的贴心,Modric想。


两人走到车库,Rakitic把Modric安置在副驾驶后,回驾驶座扣好安全带,将钥匙插入钥匙孔然后转头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人。


"Luka,我看你真是烧糊涂了。"Rakitic伸手揉了揉Modric的头发,将安全带拉过来给他扣好。


"啊……"Modric感叹了一声,"我忘了嘛"


"睡一会儿吧。"Rakitic把副驾驶的座位调到最为舒适的位置,随后轰起了油门。


Modric应了一声,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为了不影响Modric的睡眠,车开得十分平缓,直接了导致回家所用的时间比平时多了一半之多。


车开回家里车库时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把车停好之后他并没有叫醒Modric,而是下车跑去把门还有一路到卧室的所需要照明的灯打开。


做完这些事情,他跑回车库打开副驾驶的门犹豫着比划了两下,找了一个最合适的位置把Modric打横抱抱起——就算Modric身材再怎么娇小,他毕竟是个男人,把他抱回自己卧室让Rakitic花费了不少力气。


他把Modric轻轻地放在床上,拉好被子盖好,用自己的额头抵着Modric的额头试了试温度。


温度还是很高——这令Rakitic感到不妙。


他翻出了些退烧药,烧了开水倒进杯子里,把水兑成合适的温度,在浴室接了盆水将毛巾润湿挂在盆子的边缘,然后把它们一起摆上床头柜。


做好了这些,Rakitic坐在床边陷入了奇怪的纠结。


Modric睡得很沉,翻箱倒柜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将他吵醒,Rakitic一方面不忍心把他从睡梦中唤醒,另一方面又担心他的烧,不吃药退不下来会产生什么影响。


犹豫再三,他还是做出了决定。


"Luka,醒醒,起来吃点药。"Rakitic把Modric摇醒。


Modric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带着愧疚的漂亮眼睛,他感受到身下柔软的床,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地方,刹那间内心被填满。


一只手从他的后脖子处伸出,他借着力度从床上坐起来,Rakitic调整了一下角度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把药给Modric喂下之后把他重新放回床上,盖好被子,准备再去倒杯水以备不时之需。


"别走…"听到Modric声音的同时,Rakitic感觉到自己被拉住的衣角。


他抓过Modric的手,转过身对他笑了笑。


"我不走,"Rakitic的语调很温柔,"我只是去接杯水,我保证在你睡着之前就回来好吗?"


"好。"


Modric放开Rakitic的手,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一秒…两秒……


他的眼皮都在打架,恍惚间他听到了Rakitic脚步声,放心的闭上眼睛。


脚步声慢慢向他靠近,在床头停下来,他听到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的声音,接着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也许是十秒,也许是二十秒。直到Rakitic的嘴唇贴在他滚烫的额头上,有些凉。


他听到Rakitic凑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句,"晚安,还有好运我的Luka。"


接着他感觉到柔软的、有些湿润的毛巾贴在他的额头上,给他燥热的头带来一片清凉,让他舒服了不少。


他再次陷入了沉睡。


Rakitc看着Modric沉睡的脸,时不时给他换换毛巾,终于在后半夜的时候,烧有些退下来了。


调好闹钟之后,Rakitic悄无声息地在Modric身边躺下,床因此有些下陷,Modric背对着他,他把手环在Modric的腰上,将Modric整个环抱住,然后他把头抵在Modric的后脑勺,闭上眼睛陷入沉沉的睡眠。


一夜无梦。


……


"Good morning and good night


早上好,晚上好


I wake up at twilight


我在暮色里醒来


Its gonna be alright


一切都会好起来


We dont even have to try


我们甚至无需尝试


Its always good time


每一刻都是好时光


Woah-oh-oh-oh……"


铃声被Rakitic伸手掐断,今天巴塞罗那的阳光很好,照得他有些睁不开眼,Modric还躺在他身旁熟睡,正如闹铃所唱的。


每一刻都是好时光。


Rakitic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这刺眼的阳光中适应过来,他静悄悄地穿好衣服,把昨晚弄得乱七八糟的床头柜收拾了一翻,从柜子里拿出以前给Modric买起来备着换洗的衣物放在那儿,顺手拿着杯子走到楼下,烧了壶开水,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洗漱完毕以后他在厨房开始为早餐忙活起来。


Modric醒来的时候听见楼下细微的锅碗碰撞的响声,转过头就看见放在床头的衣服,他无声地咧嘴笑了笑,脱下身上的衣服,拿过Rakitic准备的衣物套在自己身上。


在穿外套的时候,他听到了上楼梯的脚步声, 在他穿好的时候,声音的主人刚好推开门进来。


巴塞罗那的阳光照在Rakitic的身上,他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着向Modric走过来,蓬松的金发在阳光下形成一种温暖的色彩,因为只穿了白色的短袖,显得他整个人都都金灿灿的,这短暂地晃花了Modric的眼睛。


"早上好,Ivan。"Modric揉了揉眼睛,因为高烧刚退,他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有精神。


"早上好,我的Luka。"Rakitic走到Modric的身边,把手上的水递给他 。


Modric接过水喝下,在抬起头的时候睁大了眼睛——Rakitic再次用额头碰了碰他的额头,对面人的脸近在眼前,毫不夸张地说,他甚至能数清楚Rakitic的睫毛有多少根,突如其来的这一下多少都有些吓到他了。


"退烧了,"Rakitic低下头轻吻了一下Modric的嘴唇,"你舒服些了吗?"


Modric点点头,拜Rakitic所赐,他病态的脸上有些发红。


"那我先下去了,"Rakitic笑了笑,"牙膏我给你挤好了,收拾好就下来吃饭。"


"我知道了。"


一切都准备完毕后,他们面对面坐上了餐桌,鉴于Modric的身体,今天的早饭是粥,粥里有些许切碎的菜叶。


Modric突然感觉自己有些鼻酸,为了不让Rakitic发现什么异常,他只好埋下头扒饭,一边吃还一边嘟嘟嚷嚷地赞叹他的厨艺。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Modric觉得感动。


人很容易被小事所感动,特别是生病的时候——他在心里狡辩道。


吃完饭的时候,Modric还是忍不住给Rakitic道了声谢,这换来的是Rakitic一个莫名奇妙的眼神、一句说什么傻话还有他被揉乱的头发。


这一切都令Modric感到温暖,他想,Rakitic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这才是家的意义吧。


终于,他们踏上了飞往克罗地亚的航班。接下来的克罗地亚生活非常值得期待不是吗?


在飞机起飞之前,Rakitic提议一起拍一张合照,Modric理所当然地附和了这个想法。


相机将时光定格在这一刻,定格在这个早晨巴塞罗那温暖的阳光,定格在阳光照射到的Rakitic的侧脸,定格在这个美好又亲密的姿势。


虽然Modric的脸有些憔悴。


但不得不说,Its always good time.



——FIN——

评论

热度(193)

  1. 一只大碗公米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