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芝麻糊

【万笛】夜游症(下)

是谁谋害了狗弟:

*【万笛】夜游症(上)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写出了这个批东西,烧给被伊万哥哥的美貌迷死的黄尔图。 @Drekkar 


*相关设定全是我瞎写的,别问我为什么不在自己房间里玩了客厅是台式机配置比较好x


科瓦契奇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敏锐地感觉到这个空荡荡的训练基地气氛有点不对。
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他和拉基蒂奇庆祝后没能回到自己的家,又因为一些国家队内心照不宣的原因,尽职尽责的小队长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
昨天的庆祝宴上他们喝的东倒西歪,最后还能走出直线的只剩了负责送酒鬼们回家的队长和队副。
而现在这两人正坐在餐厅里,一个若无其事地吃着沙拉,一个则沉着脸把餐盘里的小土豆碾成泥。
噢。科瓦契奇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他们吵架了。
这不奇怪,似乎害羞又固执的人总是会为奇怪的事情发脾气,科瓦契奇赌上最后最后那颗还没被碾碎的小土豆,他们一定吵架了。
拉基蒂奇强作镇定地吃着早饭,感谢着训练基地价值不菲的隔音墙,没让他的队长听到夜半冲水的声音。(别问为什么不睡在一起,这是基地宿舍,不是蜜月套房。)
他从眼角观察着他的卢卡。聪明的巴萨球员没有浪费一秒的时间,包括被乳糜泻折磨的半个小时,想了一个看上去天衣无缝的理由:由于世界杯的巨大压力,他患上了睡眠障碍的一种,简单来说——他梦游了。
如果此刻科瓦契奇能知道拉基蒂奇的想法,他一定会摇着他们副队长的肩膀让他清醒一点。可他毕竟不是什么会读心术的超级英雄,科瓦契奇能做的只是拍了拍莫德里奇的肩膀:“队长,别生气了,队副不是故意的。”
拉基蒂奇顾不得思考为什么这个年轻人默认了是自己惹了莫德里奇生气,立刻接过了话头,“怎么了?我什么时候惹我们的卢卡生气了?”
最后一颗小土豆没有因为科瓦契奇打赌正确而幸免于难,它被叉子狠狠碾碎,伴一声陶瓷盘的脆响。
“如果你非要这么折腾自己,下赛季我会很乐意在诺坎普遇到一个虚脱的你。”
他犯规了。拉基蒂奇想。
不提彼此俱乐部是他们心照不宣的约定:马德里主义者和红蓝血液,遵循着他们互相妥协时的誓言,在绿茵场上各自搏命,寸土不让。
至于场下割地赔款什么的…咳,情侣嘛,哪有什么让不让的。
拉基蒂奇心虚地戳碎了一块苹果。
“我没有折腾我自己…你知道的,大家压力都很大。”
“所以你就和你的胃过不去?”
“我当然没有,卢卡,我为了健康女神的眷顾甚至花费了一个和你共度的美好清晨吃这些讨人厌的菜叶子。”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很讨厌这过于健康的沙拉早餐,拉基蒂奇不安分的叉子捞起了卢卡出品的土豆泥,“我压力的一部分来源于此。”
“所以你为了减压,吃掉了一整盒的披萨?”
一整盒!他在开什么玩笑!
“我当然没有我甚至…”拉基蒂奇强行中断了自己的辩驳,他要冷静,不能掉进这个狡猾的马德里主义者的陷阱,“我甚至碰到枕头就睡着了,这是很难得的事情,宝贝。”
莫德里奇只是眨了眨眼睛,“但是我看到了你在吃那些会让你虚脱的见鬼披萨,我喊了你两声,但是你没有理我。”
“那你一定看错了。”拉基蒂奇一口否认,“如果那是我,即使我被割掉了舌头我也会发出声音来回应你。”
甜言蜜语起了那么点的作用,莫德里奇有些苍白的脸上浮了一丝血色,他显然昨夜没睡好,深邃的眼眶下面挂了两个夸张的黑眼圈。
他自然是没办法心平气和面对拉基蒂奇那种糟糕的、对他视若无物的态度的,升起十二分火气的小队长做了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他打开电脑,排了两把堡垒之夜。


好的,现在两人扯平了——一个半夜起来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一个半夜起来打了不该打的游戏。
莫德里奇有些庆幸这个乱撒谎的家伙只顾着圆自己的谎,完全没想问为什么作息合理的队长先生半夜会出现在客厅,也没有想问问这个每个音节都在诉说着[我是在担心你]的马德里主义者,怎么没有跟上来瞧瞧这个夜游的家伙有没有好好睡觉。
所以——这个正板着脸佯装生气的莫德里奇,实际上是个半夜偷偷起来用客厅的电脑打游戏,却正好撞上家长的可怜小学生。
[这当然没什么!]莫德里奇在心里徒劳地争辩了一下,他已经32岁了,早就可以随意支配自己的时间了,尽管队医和伊万一再告诫他合理的休息是维持竞技状态的最好方法。
可他睡不着。
一步之遥可能是世界上最让人无奈的事情,他捧着那座实际上可有可无的金球奖,在最近的地方遥望最远的大力神杯,他告诉自己领奖的时候应该要笑,可他抿抿唇,始终没办法把嘴角扬起来。
回国以后肆意的狂欢让他几乎忘了这折戟的一步,等那些飞扬的国旗,那些欢呼的人群,消失时,才显得夜晚格外的长。
可他是队长,是溃不成军的防线上最后一道旗帜,他不能倒下。
这时候莫德里奇格外感谢网络游戏,感谢堡垒之夜。
他操纵着角色,熟练地崩掉最后一个敌人的脑袋。


拉基蒂奇发现了一件事。
莫德里奇心情不好,除了自己的无理取闹外,还有别的东西在雪上加霜。
这个结论来源于某件他人生中干过最傻的事:在午夜中敲响时,在客厅的沙发上静坐十五分钟。
第一个晚上他的小队长在午夜刚过时走出房门,看到端坐的拉基蒂奇后又折回去。
第二天莫德里奇走进了些,而为了保证这个荒唐借口的真实性,雕塑先生保持着迷茫眼神静坐,丝毫没有为莫德里奇的呼唤动容。
第三天小队长干脆坐到了伊万身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没有反应。
视野边缘的莫德里奇看起来有些担忧,他拿出了手机,似乎想拨打队医的电话,看了一眼时间又放弃了。他焦躁地转了几圈,转身回了房间。
第四天,让人心碎的是,卢卡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客厅装饰品拉基蒂奇的存在,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可乐,坦然地打开了电脑和——堡垒之夜。
……
装饰品先生终于破功了,他最后还是没有逃开中场大师的陷阱,拉基蒂奇陷入了沉思,他是先回房间,还是就地把这个让他花了四个晚上被动梦游的谎话先生操一顿。
自律的他忠实地坐满了十五分钟,想了三四个说出来会被屏蔽的剧本,他面无表情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给这个轻视健康生活的家伙一次重击——
屏幕上小人还在跳着舞,他的卢卡盯着屏幕,上面浮着不知哪个垃圾网站跳出的过时新闻,他一眼就看到了头条那里欢呼举杯的法国佬们,莫德里奇回头看了杵在身后的装饰品先生一眼,又转过头去对着屏幕发呆。
此刻的拉基蒂奇什么也来不及想了,客厅懒散的夜灯和屏幕的微光把卢卡衬得阴郁又脆弱,他干脆扔掉了那个那个价格不菲的隔音耳机——把莫德里奇吓了一跳,他从身后环住他的小队长,轻声耳语。
“哭吧,我在梦游,我什么也不知道。”
他故作坚强的金球先生终于呜咽出声。


-end。


*后来他们互相认了错,伊万保证以后饿醒了就开水煮小土豆,卢卡卸载了堡垒之夜并拉黑了某些人的switch账号.
*当然也滚了个床单,但我也当然不会写给你们看的。

评论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