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芝麻糊

【万笛】夜游症(上)

是谁谋害了狗弟:

*夜游症(下)


*不要动脑子的小甜饼,交往前提,我流ooc,赠我的黄尔图。 @Drekkar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一个乳糜泻患者半夜饿醒,打开冰箱却发现只有披萨炸鸡和啤酒更让人难过呢?
拉基蒂奇看着冰箱里此刻格外诱人的垃圾食品,心底甚至比冰箱更凉一些。他耳边响起两个声音,一个是正在尖叫着我好饿的胃,一个则是疯狂提醒着他健康饮食的理智。
他有些悲哀地发现,似乎不论在那种文化里,垃圾食品总与狂欢联系在一起,脂肪,糖分,还有无所不在的麸质。拉基蒂奇对他们敬而远之有一阵子了,甚至在庆功宴上也干巴巴地嚼着他马铃薯煎蛋配热牛奶的标准儿童餐。他的队友们把形体教练和队医的健康饮食标准抛到了脑后,没有什么比放肆庆祝他们创造了历史更重要:除了拉基蒂奇的肠胃。
当巴萨中场先生还在沙尔克04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个娇弱的消化系统。拉基蒂奇总是听自己异国的队友们吹嘘着德国黑啤是世界的宝藏。即使必须面对宿醉和麸质的双重折磨,他也不得不承认:啤酒是个好东西。
当然,披萨和炸鸡也是。
健康食谱的追随者还差那么点儿就要投入热量和脂肪的怀抱了:他的胃欢呼得像他们控球时的克罗地亚球迷,而他带着球一路狂奔,撕开炸鸡腿们的防线,晃过作为门将的披萨盒,对着空门轻轻一推——


“伊万?”
拉基蒂奇举着半块披萨的手僵了僵。


回到上面那个问题,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一个乳糜泻患者半夜饿醒,打开冰箱却发现只有披萨炸鸡和啤酒更让人难过呢?
有,当一个乳糜泻患者正把健康生活抛之脑后,举着披萨大嚼时,身后出现了比他自己更紧张他身体健康的贴心队长。


拉基蒂奇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这对世界数一数二的运动员来说并不难,他举着披萨的手甚至没有颤抖一下。他站在敞开的冰箱面前,脊背挺得笔直,迅速把手上的披萨扔回了披萨盒,并飞快咽下了嘴里的东西。他打定了注意忽视掉身后有些疑惑的克罗地亚队长,放空目光,在冰箱前站得像一座纪念雕像。
“伊万?”莫德里奇又喊了一声,他觉得他的好搭档有那么点奇怪,要知道伊万是个坚决的麸质饮食反对者(很大程度由于他脆弱的肠胃),并且立场坚定,让他不用三令五申像个劝丈夫戒烟的家庭主妇。
当然偶尔他也会为拉基蒂奇眼神中爆发的渴望心疼一会儿,试想一下,四年一度的盛会,谁不想大口喝着啤酒,啃着炸鸡为自己支持的队伍欢呼呢?更美妙的是,他们同时也在为自己欢呼。
可一想到代价是在厕所里度过接下来的一天(可能还要听一遍队医的唠叨),莫德里奇的心立刻就硬了下来:他是一个严格的队长,即使面对着他的伊万。
一种责任感在他心里迅速生长发芽,他有必要去阻止他的队员折磨自己的身体,他板起脸,语气低沉:“伊万,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正在凝视冰箱的拉基蒂奇心头一跳,他太熟悉这种语气了,一般都是在卢卡生气的时候。在他们还不肯互相坦诚,折磨自己又折磨着对方的恋爱长跑中,这种语气屡见不鲜。
他几乎下一秒就要转过身讨饶了:我只吃了半块,半块披萨而已。
但是拉基蒂奇超人的意志力阻止了他那么做。
这太小题大做了,他想,可能明天他就要面对队友的询问,嘿伊万,你怎么惹到你的亲亲队长了?
然后他就要回答说,噢,因为我偷吃了半块披萨——
这是什么蠢到家的对话?在家庭吵架互助会上都没办法说出口。那些饱受伴侣暴脾气摧残的可怜虫会用一种饱含同情又幸灾乐祸的语气说,可怜的伊万,你还不如半块披萨。
太荒唐了。
想想吧,他们没有为彼此心目中最出色的球员不是对方分手,没有因为自己和卡里科的那个吻分手,没有因为卢卡总是依偎在某位世界足球先生身边分手,却因为披萨,甚至只是半块披萨。
拉基蒂奇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同样摆起了一张扑克脸,径直地,目不斜视地从莫德里奇身边走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202)

  1. 一大碗芝麻糊替李菠萝挨打协会会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