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芝麻糊

暗涌 4

随便写写的小号:

眉毛搭档出场!!


毫无交集……


小胖纸在读条啦!








张继科在清水湾步行街几乎是一无所获。路面监控被调走了,商铺面对案发现场的监控也被调走了,由于案发时是酒吧街的上午,街道冷清,所以根本没有热心市民的手机视频。


“早料到了。魏长川还是你警校时候的教官,你想得到的,他能想不到?”站在酒吧后巷角落的闫安咬着奶茶吸管对张继科说。


“不试试怎么知道?”张继科在吃鸡蛋仔,牛皮纸袋包好的,对折起来,热气腾腾。


“那你慢慢试。我约的人到了。”闫安把还剩下的一半奶茶丢进距离他两米远的垃圾桶里。


“有料通知我。”张继科叮嘱他。


闫安背对着他抬抬右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张继科看着闫安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小巷拐角处。


张继科走出小巷,眯着眼看着这宛若空镇一般的纪城新商圈中心。


案发时,开枪的不止王楚钦一个。但是剩下的枪,和开枪的人都没有着落。鉴证科的弹道分析报告马龙传过一份手机拍摄的给他,使用的竟然也是92式半自动手枪。


子弹现在在马龙手上,但是王楚钦的枪在老汪那里。如果老汪先一步抓到开枪的人……


马龙就危险了。


只能寄希望于闫安了。


这时,张继科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眼来电显,按下接听。


等张继科赶到医院时,周雨还在做手术。


许昕一副被人打了十几遍的颓废模样,站在手术室门口等他。


“对不起。”许昕先跟张继科道歉,仿佛怕他下一秒先揍自己一顿泄愤一样。


“对不起。”方博也来凑热闹,仿佛还得替许昕挨几拳。


“怎么回事?电话里面说得不清不楚的。”张继科问道。


“有人在送王楚钦去安全屋的车上做了手脚,周雨为了救王楚钦最后一个下车,弹片划伤了他的肚子。”许昕说。


“人怎么样?”张继科看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


“送进去的时候说休克了。”许昕说。


张继科的呼吸有些沉重,很长时间没有说话。随后,他重重地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烟盒,想到是在医院,有揣回去。


“没事的。”许昕坐到张继科什么,搂着他的肩膀拍了拍安慰他。


林高远穿着火线组的制服,随意地坐在一张办公桌上,低头玩着制服下摆的拉链,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他抬头看看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又低下头去玩他的拉链。


那是魏组长和马龙正在争吵。


“凭什么这个案子不给我们管!发生在警局里!我出的警!!”


“根据条例——”


“你别给我开口条例闭口条例!老子一生下来就在前线,不懂什么条例!!竟然在局子里面放炸弹,放杀手!绝对不能姑息。”


“我说案子是火线的,就不是你们的。”马龙说。


“你在心虚什么?”魏组长盯住马龙的眼睛问。


“什么叫‘心虚’?”马龙反问道。


“心虚到杀了王楚钦灭口!”


一边的林高远突然“噗嗤”笑了。


“小瘪三!我给你主子说话!轮不到你插嘴。”魏组长对着这位史上最年轻的火线组组长,开口就来。


“魏长川,说话嘴巴干净点。”林高远抬头看着他说。


“你他娘的——”


林高远站起来面对他,打开自己肩上的执法记录仪,对准魏组长的脸。


魏组长突然咽回了自己的话。


“接着说,你敢接着骂,我给你鼓掌。我们给你鼓掌。”林高远挑衅似地往前走了一步。


后面的火线组组员憋了一肚子火,自己的分管局长被一个重案组组长指着鼻子怼,自己的战友伤了那么多,火线组居然在警局里被人伏击。


这家伙空口颠倒黑白的本事,哦不,是不要脸程度已经超乎常人的想象了。


马龙看看林高远,竟然转身离开了。


魏组长咽了口口水,看着马龙直接走到门外去了。


他刚想追上去,林高远突然一个瞬移就挡住了他。


“林高远,你想打架吗?”


“我怎么打?我开着录像呢。”林高远指了指自己的执法记录仪,“你这是怕什么?想打不敢打?”


魏组长瞪着林高远不说话。


“你敢跟我身体接触,我就敢动手。”林高远盯着他说。


重案组和火线组,在这狭小的空间,几十号人,几十把枪,差点一点就着了。


“谁心虚呢魏长川?”林高远张嘴把魏组长的名字都说出来了,“拿走执法记录仪说丢了的是你们。躺医院现在生死未卜的是我们的人。被炸弹伏击的是火线,马后炮跑过去一枪没法现在还想抢人的是你们。谁心虚呢?”


“你不要颠倒黑白!”


“你分得清黑白吗?既然如此,我们就把话说开了!知道我们火线怎么做事的吗?我们的保护证人程序。出动哪辆车,得在行动前五分钟由指挥塔调度,那颗炸弹就唯独放在我们的行动车上!知道什么意思吗?我来告诉你什么意思——警局有内鬼!!我们火线被人出卖了!!!”


“对!”后面的火线组成员准备起哄。


“你闭嘴!”林高远回头恶狠狠地阻止他,“大人说话,你们看着!”


“我的人被人出卖,你说我心虚?!”林高远一脚踢翻了身边的椅子,他又上前一步,身体贴近魏组长,盯住他的眼睛说,“如果雨哥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出卖我们的人。”


魏组长被比他小了十几岁的孩子逼得后退了一步。


“魏长川,知道我们火线归谁管吗?跟你的汪局长没关系!他说话,我都能当是放屁!!”林高远转身对身后的组员说,“从今天开始,通知枪房,不结案不还枪。给我全程武装,保护这个案子的所有证人,所有证物,所有办案人员——”他又转身看看面前这群人,“谁敢动,就开枪。”


站在办公室门外的马龙听完这句话,才离开了。


闫安走进一个破旧的地下室,已经有两个马仔在那里等着他了。


“安哥!”


“安哥!”


两人站起来跟闫安打招呼。


闫安对他俩点点头,用手势示意他俩可以离开了。


现在地下室只剩下了闫安跟他面前的男人。那是一个光头的男人,精瘦高长,眼神不善。


闫安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来,看着他。


“你们想干什么?”


“不是我们,你早就被司徒绞成肉饼喂狗了。参与过清水湾那次械斗的,自己人和好,高桥的人也好,司徒一个都没有放过。”


“所以我才想问,你们想干什么?”


闫安笑了笑,不说话。


“你是肖战的人。照理你们家全身而退,根本没有必要再插一脚进来。你们救我究竟是因为什么?”


闫安换了个坐姿,翘起二郎腿,“你就当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想知道,当时你们两家,谁还有枪?”


光头看着他。


头顶的换气扇被风吹得转动起来,灯光打在闫安脸上,阴晴不定。


光头突然笑了,打破了两人中间暂时的沉默。


“安仔。”他说,“你有这么好奇?不如我们两个人玩一个游戏。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告诉我一个秘密,怎么样?”


闫安的手指轻轻动了动,然后说,“我对你有救命之恩,怎么也得我先问,我还多问一个。”


“好!”光头点点头。


“除了那个条子,还有一个人开了枪。你们的人,还是高桥的人?”


“既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高桥的人。”


闫安皱起眉头。


“哈哈哈,没想到吧!那个时候,趁乱开枪的人,既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高桥那边的。就算没有那个条子,我们也会打起来,还会死人。这样的话,天下就会大乱。不过现在更好!杀的人是太子,乱起来一定更精彩了。你猜谁会渔人得利?”


“我不知道。有很多人。”闫安说。


“我也不知道。”光头说,“现在到我了,安仔。”他身体前倾,盯住闫安的眼睛。


“你是不是内鬼?”


闫安睁大眼睛看着他。


“被我猜中了?哈哈哈哈……你在社团前程似锦,不都是你以前的老大张继科提携的?现在他全身而退,你为了避嫌,跟着一个退了休的老人家。没想到还在为他办事呢?”


“你是不是被人揍糊涂了?”闫安微微一笑说。


“不承认?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也跟我没关系。但是安仔……”光头盯住闫安的眼睛说,“整个社团,不止我一个人在怀疑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告别了光头。闫安搭着地铁,来到了周雨住院的医院。


周雨已经从ICU转出来了,不过人还没有醒。


闫安刚走到他的病房走廊上,就突然停下脚步。


今天守在这儿的不是张继科,而是方博。


他正在病房外面打电话。


“嗯。我查过资料了,打死的那两个,还有我们抓到的这一个,都是雇佣兵。说是接到指令办事,不清楚幕后主使。还有……这种雇佣兵是绝对不会说出跟雇主联系的方式的,这是他们的行规。很难办。枪?枪还在魏长川那儿?唉,这个比较麻烦。我们必须找到另外一把92啊。”方博说着,声音越来越远,看他的方向,应该是去厕所了。


闫安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趁空溜进周雨的病房。


周雨还没醒。这小子力气不小,身上肉却挺少,躺在床上就像一张纸一样。


闫安站在他的床尾看了几秒后,轻轻摇摇头,他从钱包里面掏出一张黄色的平安符,塞到周雨的枕头下面。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