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碗公

宇宙无敌的张老板 11

随便写写的小号:

我好忙啊啊啊




今天的比赛没撞公开赛,所以大家都在。闫安和程靖淇还在打双打,在一边观战的张指导、马龙和周雨就已经在商量一会儿怎么走了。


“龙哥。”张继科说。


“无故喊‘哥’,非奸即盗。”马龙机警地说。


“一会儿周雨做前锋,闫安和程靖淇殿后,我俩从偏门突破!怎么样?”张继科说。


“你把头偏过去跟你弟说。”马龙冷漠地说。


“干嘛?不干!为啥每次都是我做前锋给你俩打掩护,你的迷妹早就看清一切了,看我走左,冲右边;看完走右,冲左边!”周雨嚷嚷。


“那就让闫安打前锋,你殿后。”


“可哥!我有一种方法,能够大家都全身而退!”马龙说。


“你喊我哥,更加非奸即盗!”张继科转头对马龙说。


“你打前锋,我们所有人殿后,眨眼就能都出去。”马龙提议。


10:8了,闫安和程靖淇的赛点。


周雨抬头分心为闫安和程靖淇鼓起掌来,然后把脸转到马龙面前继续鼓掌。


“哪能呢你看我就出不去。”张继科说。


“反正你是老板!出不去就出不去吧!”周雨无情地说。


10:9了,马龙却开始为周雨鼓掌。


张继科和周雨把他的手一左一右摁下去。


“我不出去吃饭没人埋单。”张继科说。


“我埋单啊!”马龙说。


周雨继续鼓掌,闫安和程靖淇11:9拿下了决胜局。


打完了所有比赛,马龙和张继科还是从偏门突入。周雨闫安从左右门分别打前锋,程靖淇在后面收拾些边角废料丢垃圾桶。


“大淇大淇!!”走到门口了,程靖淇的球迷还等着他呢。


“啊?”


“给你!”妹子给他一支驱蚊水。


“不用不用!”程靖淇摆摆手。


“不收一会儿我们直接塞你包里去了。快拿着。”妹子把驱蚊水丢给他。


程靖淇无奈地接住了,对妹子晃了晃说,“谢谢啦!”


殿后的那个,就得被困住签名呀。


马龙十分开心,背着包就往外面冲,走两步发现背后阻力很大,回头看,是张继科扯着他的包带。


“干嘛啊?陪你去上厕所吗?厕所在哪儿?”


“不是,陪我去见金主爸爸——的代表啊。”


“不去!”


“去嘛!我不想一个人去。你知道那个顾问很麻烦的。你对付她比较有办法。”


“我有什么办法?”


“你长着一张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脸,特别有办法。从你的脸就开始有办法!!陪我去嘛,一会儿陪你吃宵夜。”


“……算加班,打考勤!”


“必须必须!”


另外三人已经坐在车上了,收到老板和队长的微信。


“晚上十点在酒店我房间开会。做赛后总结!”


“啊!!!这比在队里管得还严呢。我约了他们撸串儿!”周雨抱怨说。


“晚上十点开会?我都睡着了。”闫安说。


“无事开会,非奸即盗。”程靖淇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喷驱蚊水。


“这啥?给我也喷喷。”周雨嚷嚷。


“你不用。驱蚊水。”程靖淇给闫安喷啊喷。


“为啥我不用?”


“我就没见你身上被蚊子咬过。喷什么驱蚊水?”


“谁说的?那是我和小胖儿在一块儿的时候,蚊子比较喜欢小胖儿的肉,可能比较白嫩好叮。现在跟你们这俩糙汉,蚊子肯定咬我。你还给闫安喷,喷了干嘛?蚊子钻进他腿上,就跟进了热带雨林一样,不得迷路啊?”周雨说。


“我看你是活腻了。”闫安转头对周雨说。


“唉,安仔,好歹我俩也是千闫万雨。妹妹吐槽你毛多,你最多嘿嘿笑。我吐槽你,你就说我活腻了。”


“我现在身体力行证明你就是活腻了。”闫安干脆压过去把周雨压倒在后座上开始挠他痒痒肉。


“啊!救命!哈哈哈……”


程靖淇在旁边思考了两秒后说,“我站安仔。”


于是闫安和程靖淇一起挠周雨痒痒肉。


司机大叔都看不下去了,回头对他俩说,“三个小哥哥,你们玩得我的车一震一震的,从外面看很可疑啊!还有,你们老板和队长还来不来?不来我开车了啊?”


马龙和张继科一起去找顾问了。


“上次的直播事故……”顾问说。


张继科和马龙扶着额。


“反应很好啊!再多来几次!”顾问把话说完。


张继科和马龙仿若痴呆一般看着她。


“打广告打得都封号了。”张继科说。


“不要紧,可以换平台,反正没签约。”顾问满不在乎地说。


“广告还是八一小胖儿打的。”马龙补充。


“小胖儿要广告费吗?我们可以迂回的给他点儿。”顾问说。


“不用不用不用!”两个大哥连忙摆手。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