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芝麻糊

#安雨#Nothing Serious

林有柒木:

#Nothing Serious
#安雨
#文不对题系列
#应该是一个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故事
#写了太久我都忘了最开始想说什么了
#最后祝大家劳动节快乐


周雨到了鞍山没多久,就收到了闫安的微信。


“场馆里人挺多的。”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与上文无关,也不带下文。


周雨常常能收到闫安发来的这样的微信,刚开始周雨会回复几条,但是这时候闫安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不回复,再过一段时间一条微信过来,就像没看到前边周雨的问题一样,只是自顾自地说上一些话,话题也离不开周雨的比赛近况还有赛前训练这些,隔三差五,虽然频繁,但没有定期,也没有规律。不过只要是闫安的微信,无论长短,周雨每条都会一字一句地看完。


就好像以前他俩分开两地打比赛的那会儿,闫安一定会每天一早一晚两条微信过来一样,那时话题比现在要多两个,一个是闫安的生活,一个是周雨的生活。周雨那会儿有时候会有点不喜欢闫安这样,婆婆妈妈的好像自己是个小孩,闫安才是他哥,于是这种时候他给闫安的回复语气一定是委屈中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盖住了深处那一点点不够明显的不满。


不过那不满大概也只有他自己觉得,那时候常和他在一块儿的圆团子总说他和闫安的通话充满了恋爱中的人特有的粉红泡泡的气息,至于说那些不满什么的,纯粹不过是一个恋爱了的大哥换一种方式秀恩爱罢了。


仔细一想,周雨觉得小孩这话没毛病,他其实也没多烦这样的闫安,说白了有个人关心自己,挺好的,更何况自己还心心念念希望关心自己呢。


八一今年不用打团体赛,所以八一队的小伙子们算最晚的那一拨里的。当大家伙赶到适应场的时候,虽然有微博的预告和闫安的提醒,周雨还是心里吓了一跳。的确,挺多省的选手都不是国家队的,就是地方队的,抽签抽到国家队的队员虽说赢的希望不大可是每个人都还想拼尽全力。


周雨在场边站着,看了一圈也没找到闫安,倒是没过多久赵钊彦跑来告诉他和一个省队的队员说好了两组共一个球台。毕竟队里还没在这打过,而且赵钊彦也代表八一报了男单,周雨打心眼里喜欢这小孩,希望他能打出资格赛,于是立刻跟着赵钊彦一起去训练了。


不过事情还真有那么巧,周雨他们练习的球台跟闫安和马龙练习的球台不远,周雨做着准备活动一抬眼就能看到闫安的背影。他不知道马龙有没有看到他,他只知道自己没有看到闫安回过一次头。


闫安早就知道周雨来了,马龙看到他的时候就跟他提了一句。队里知道他俩关系的人很少,马龙就是大多数中的一员,只当他和周雨是不再一同在八一打了然后又没机会配双打然后渐走渐远了,也没太在意,毕竟闫安有魏桥一行人,而周雨有八一的队友,两个人曾经再好也因为接触得少了又有了自己新的生活圈而冷下来也是常有的事。


闫安知道马龙是无心的,只是看到队员随意说一句而已,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紧张,他背对着周雨,看不到周雨现在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正在看自己。他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目光,又总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马龙见他打得不顺,便提议他休息一会儿,闫安没说什么,拿着拍子走到一边,把拍子收好了拿出水杯喝水,眼睛不断地往周雨那边瞟。有两个省队的队员见状,壮着胆子上来借球台,虽说球台是稀缺资源,不过两个国家队的队员在这里练,很多省队的小孩不敢上前,现在见他俩休息了才敢来问问。


马龙见闫安明显没有练球的心思,又知道这些小队员是因为自己和闫安的身份才一直没开口,也不好意思再霸着球台,拍了拍闫安的肩,示意自己先走了。闫安表示自己还想再在球馆里待一会儿,马龙就先行离开了。


对面和周雨打球的男孩闫安有印象,赵钊彦,是八一的后备力量。赵钊彦比周雨晚了小半年到八一,是周雨很喜欢的弟弟,那时候他常听周雨提起他,后来乒超才真正认识那个小孩,他突然明白了那时候的周雨,毕竟他们俩太像了,不是容貌,而是一种执着。


闫安就站在那里,愣愣的出神。他好像不在这个人声鼎沸的球馆了,而是平时国家队训练的那个球馆,深夜里,周雨对面的人是模糊的,也许是陪着他的马指导,也可能是张继科,或者就是闫安本人,他很少用这种视角看周雨,这是第二次,上一次,是他刚和周雨分手之后几天有东西落在球馆了,回去拿时听到球馆传来的空空的声响,明明白天人更多声音更大,但是那时候不算连续的球砸在球台上的声音第一回让他觉得那么沉重,比输了关键局的那一球更重。他在球馆门口,没有进去,他看着周雨对面的徐晨皓接下了周雨一个又一个的带着暴怒的扣杀,周雨没说话,徐晨皓也没有,就那么打着。周雨和每一个双打搭档都有一种神奇的默契,比如闫安自己,比如樊振东,比如徐晨皓。


闫安突然很想跟周雨说点什么,但是突然就像失去了语言一样,拿着手机不知道做什么,当年提出在一起的是他,提出分手的人是他,一直在不断打扰对方生活的人还是他,他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闫安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毕竟林高远见他闲着就过来问问他要不要练一会儿双打。闫安没有推辞,毕竟林高远这一类新生小将能陪他一个老人打球他知道对方牺牲很大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方博念旧情和尚坤配的,而周雨和樊振东配早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收拾好了东西,去了广东队一行人那边一起练球。临走时往周雨那边看了一眼,周雨的准备活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正看着自己,那双满是星辰的眼睛幽深如井,吞噬了一切情绪。
【*此句改编自闫安直播,当时看到的时候,我真的心里五味杂陈的那种,不是原话,大意如此。】


练完球已经是晚饭时间了,闫安拒绝了林高远一起吃饭的邀请,收拾好了东西和广东队一行人告了别,就回酒店和北京队的一群人吃饭。马龙和其他人正在吃着,见了闫安忍不住调笑他,以为他留在广东那边不回来了呢。不过调笑归调笑,马龙身边给闫安留的位置还有碗里的一些桌上已经见不到了的饭菜还是让闫安有点感动。


闫安不是个矫情的人,但不得不说他在很多时候都会想起周雨,比如这种时候,周雨是个心细的人,大概因为是八一的大哥,照顾人习惯了,每次闫安和周雨出去约会,周雨的包里都会有一切闫安临时想到但是没带的东西,好像他会预言一样,就知道闫安会缺这些。


一顿饭草草吃完,闫安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酒店的露台。他从包里拿了一包烟出来,还有不到一半。其实闫安不会抽烟,连烟味儿都很反感,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心里有事的时候一定要点一根烟看着它烧完。闫安靠着露台的椅子,看着那支烟一点点地变短,露出烧得惨白的烟灰。周雨也不喜欢烟,那回地表最强十二人的酒会,因为现场人太多太杂,总归现场空气只有那么好,闫安在结束后跑到天台上吹风,周雨早就在那里了,靠着栏杆望着下边出神。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闫安,那双眼睛和今天下午他看到的眼睛一样,幽深但没有星光,但是好像把闫安的灵魂都吸了进去一样。


闫安只是站在离周雨不远也不近的地方,不尴不尬的位置,让人不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闫安偶尔会厌烦这样的自己,总觉得是自己还差一点勇敢才导致的他们俩分开。周雨明朗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过年的时候刷微博,他们把你和高远直播的画面剪出来了,你俩挺好玩的。”


闫安知道周雨说的那几张动图,应该是特地截过的,专门把他和林高远互动的最亲密的一些地方堆在了一起。


“我那以后就在想,如果我当时没答应你分手,那里面那个人会不会是我。”


周雨清朗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像冰锥子一样扎在闫安的心口,冻得他说不出话。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毕竟那是林高远,我的入幕之宾呢。”说完周雨就笑了,闫安也松了口气,仿佛语言功能又回来了。


“我跟他,一直只是朋友。”


“我知道啊,”周雨回过头看着闫安,眼里的星辰又明亮了,“我知道你当初跟我提分手不是因为他,你这么久了也一直没对象。”然后周雨就从台阶上蹦了下来,闫安可以闻到他身上极淡的酒气。周雨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早点回房间,第二天还有比赛别这时候着凉了。


当初分开其实不是大事,不过是闫安和周雨那时候都受了改球的影响,闫安又因为伤病,整个人的状态很差,周雨则是张继科和闫安两边照顾,闫安既出于不希望周雨那么累,又想让两个人分开让对方专心训练而且给对方留空间和时间,一句分手就出了口。周雨起初是惊讶,后来便豁然地答应了,从此没有跟闫安太过亲密。


闫安突然有一种想法,他回忆起周雨的那双眼睛的时候想起的,或许周雨知道他当时提分手的原因,或许周雨现在还没忘了自己。他突然想冲动一把,在二十四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年纪。


闫安相信人生需要现在这种冲动,他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用了他能用到的最坚定的声音,向微信那头的人说了一句。


“周雨,跟我复合吧。”

评论

热度(15)

  1. 一大碗芝麻糊林有柒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