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芝麻糊

【雨胖雨】小雨和雷哥 16

随便写写的小号:





哥哥们嘻嘻哈哈的,周雨却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异国的夜景。


倒是林高远吃完面,先发现周雨不见了,还跑到阳台上陪他站着。


“你干嘛老躲着那胖子?”林高远问周雨。


“没有。我就出来透透气。”周雨趴在栏杆上说。


林高远撕了一颗棒棒糖的包装纸,捅进周雨嘴里,然后自己也叼了一根,两个人就那样并排站着,谁也不说话。


“你喜欢樊振东吗?”林高远问周雨。


“嗯?哪种喜欢?”周雨漫不经心地问。


“这不得问你吗?”


“只是哥哥喜欢弟弟的那种喜欢,跟对你一样。”周雨转头看着林高远说。


“狗屁!”林高远撇撇嘴。


周雨嘻嘻笑了笑。


“周雨你长大了真不可爱。”林高远说。


“我小时候可爱吗?”


“至少是个坦率的人吧。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赢球了就乐呵,输球了就抱着我哭。”


“黑历史请擦了好吗?”


“为什么,就不能直接点对小胖呢?”


周雨嘟着嘴,不说话。


“我就不该向他告白就对了。”过了很久后,周雨说。


“嗯?有什么区别?”


“至少我现在还能相信他嘴里说的‘喜欢’两个字。”


林高远沉默了。


“你俩!怎么能在外面抽烟呢?”马龙站在通向阳台的门口对周雨和林高远说。


“棒棒糖啦!”俩人回头对队长说。


樊振东抱着熊猫玩偶,盯着已经黑屏的手机。他都快要睡着了,只好疲惫地揉揉眼睛。然后,他沮丧地叹了口气,拿起手机,先跟周雨发去了晚安的消息。


“比赛加油!”——最后加上这样一句。


周雨的手机默默地亮了一下,又熄灭了。


周雨已经翻起肚皮睡了。


林高远还在浴室唱着歌。


从国外回来的时候是一大早。因为飞机在机场耽搁了几个小时,周雨下了飞机就阴沉着脸不说话。


马龙和张继科还有心情和胆识和他开玩笑。


“你是小雨还是雷哥啊?”张继科一边数钱一边问,“我猜你是小甜雨。小雨就爱把胡子留着。”


“肯定是雷哥啊,周雨眼神都能杀人了。”


林高远坐在周雨旁边放空了,突然被周雨抬起手臂,张开大嘴,隔着薄薄的衬衫布料咬了一口。


“呜哇!!周雨你属狗啊!!!!”本来昏昏欲睡的林高远都被咬醒了。


“你干嘛!”林高远揉着手臂说。


“我没胆咬你爹,咬死你泄愤。”雷哥说。


“那你怎么不咬你自己呢?你就当咬死张继科亲弟弟了。”


可怜的方博刚好路过……


闫安早上去吃早点,碰到公开赛小分队浩浩荡荡回来。


他揉揉眼睛,调侃方博,“博儿,挺激烈啊。”


“啥?”


闫安指了指自己脖子的位置,“这都一圈儿牙印了。昕哥,给你拇指。”


“狗屁,不是我咬的。”许昕推着箱子冷漠地说,“周雨咬的。”


“你这够大方的啊!”闫安下巴都吓掉了。


“我这儿也有呢。”林高远拉起袖子,把自己手臂上的牙印给闫安看。


大家都带着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雷哥。


“干嘛?你也想来一口?”雷哥瞪闫安。


“……你第三人格是狗?”闫安问。


可怜的闫安,得带这一群人的早点。


食堂小姐姐看着闫安脖子上的牙印,问他,“安哥,你脖子上啥玩意儿?”


“被狗咬的。”闫安说。


“高远牙口不错啊。”


“周雨!”闫安更正。


雷哥回到房间,看到樊振东睡自己床上呢。


被子还整整齐齐叠在床头。


“喂!起来!”雷哥鞋都不脱,就拿脚踢樊振东。


“嗯?啊!雨哥!你回来啦!阿嚏——”樊振东坐起来,揉揉鼻子。


“你风干脂肪呢?这么冷不盖被子?”


“人家以为你昨天晚上会回来嘛……等你等得都睡着了。阿嚏——”樊振东委屈地说。


“活该。”雷哥拉开抽屉,翻了半天,翻出一包红糖姜茶。跑去烧开水。


“雨哥!公开赛打得不错!我全程都看了。”


“嗯。”雷哥从柜子里随便翻了一件外套丢在樊振东头上。


“然后我就想趁热给你分析分析这几场球,笔记都做好了!”樊振东还扬了扬手上的小本子。那是那本红色封皮的情侣笔记本。


“嗯。”


“结果你们今天早上才回来。”


“嗯。”


“雷哥。你别老拿屁股对着我嘛。”樊振东拉雷哥衣角。


这时,闫安拎着早饭进来了,对他俩说,“周雨你早饭!哦小胖子也在啊,没买你的份怎么办?你把你雨哥的吃了吧。”


“他敢!”雷哥瞪樊振东。


“你看他还护食呢!”樊振东指着雷哥跟闫安告状。


“雷哥你还没吃饱啊?除了你哥,龙队和昕哥,你把人都啃了个遍!”


“我看你还欠我咬你。”水开了,雷哥冲好红糖姜茶递给樊振东。


“呜哇这什么!好甜的味道。”樊振东开心地接过来。


“……女人来大姨妈痛经喝的东西。同同塞给我的。”雷哥说。



评论

热度(170)

  1. 一大碗芝麻糊随便写写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