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e_to_five_z

【雨胖雨】小雨和雷哥 15

随便写写的小号:

林高远最近有些小心事。小男孩有些小心事当然也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又不是在球场打球的时候,不能让对方知道你在想什么,或者你的精神状态。


马龙也察觉出这一点,在林高远喝光了食堂的芸豆蹄花汤后。


他把姜片都喝进去啦!!!!


龙爹的筷子掉在了桌上。


张继科已经吃完了,他把自己吃过的筷子塞到马龙手上。


马龙就着张继科的筷子继续吃拉面。


闫安坐过来了。他又被方博害晚了,今天下雨没早练,先吃饭,再整理内务,再上午训练。


闫安端着一碗粥,旁边放着方博的早饭——外带的大饼卷土豆丝和酸奶。


“安仔,最近挺能吃啊。”张继科逗闫安。


“这方博儿的。这货还没起呢。”闫安低头喝粥。


林高远转头瞅瞅他,掰了半个馒头给他,“我吃不下了。”


闫安接过来也没说话,就咬了一口。


林高远又把馒头从闫安手里抢过来说,“吃不下也不便宜你。”


闫安扑哧笑了,也没说什么。


马龙觉得有必要和林高远聊聊天了。毕竟现在也算是他的关键期,压力又特别大。


回宿舍的路上,马龙还特地甩了张继科。


“最近有什么心事吗?心事重重可不好。”


林高远咬着下唇不说话,鼓起腮帮子的模样却像在赌气。


“有什么得说出来。不方便和教练说,就跟我说。”马龙接着说。


“我觉得闫安很讨厌。”林高远说。


“啊,三年之痒啊。”马龙还现编了一个成语呢。


“不是啦!他一直都挺讨厌的。”林高远回头看看闫安。


张继科低头在玩手机,闫安一手搭在他肩膀上给他做导航师弟。一手还拎着方博的早点。


“我觉得闫安挺好的啊。你看他对大家都那么好。”


“就是啊!跟个中央空调一样。”林高远加大的音量说。


“什么是‘中央空调’?”马龙天真地问道。


如果不是打球那方面的事情,跟你说了你也没法解决问题啊亲爹。——林高远在心底吐槽道。


你比我还天真可爱呢。咦我为什么把自己定义为可爱?


“就是……他对别人,和对我没差别啊。”林高远说,“特别最近和周雨,那腻歪的。我都觉得没小胖他俩就能去结婚了!”


“这不还有小胖吗?”直线球选手马龙说。


“那要是没小胖呢!!”林高远和他亲爹较劲。


“小胖这个物体,是客观存在的啊。”马龙继续安慰林高远。


樊振东刚好路过呢,他露出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名字,哦不是外号,哦不是昵称,在这个句子里作为奇怪的组成结构出现了。


“快点走,物体!”周雨走他旁边呢,也听到了这句话,一手搂着他就路过了。


“你看,他俩可好着呢。”马龙指着周雨和樊振东的背影说。


好个屁都掰两半儿了。林高远在心底回嘴他亲爹。


迎面许昕穿着一双大拖鞋,大摇大摆地过来了,他抬头看看周雨和樊振东,摸了摸下巴。然后指着周雨对后面不远处的马龙说,“龙哥,赏点儿早饭钱啊龙哥!”


马龙丢下林高远走过去,和许昕还击了个掌。


“这小甜雨还是小暴雷?”许昕指着周雨问马龙,“我说是小甜雨。”


“肯定是雷弟弟。”马龙笑眯眯地说。


樊振东歪头看看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周雨。


周雨按着樊振东的肩膀站在他身后,对许昕和马龙嘻嘻笑了笑,还左右扯了扯樊振东的大脸。


“……”马龙翻着白眼去找自己钱包。


“等阵!”樊振东伸出右手,摆出尔康的pose,吐出广东话。


闫安和张继科也跟上来。


“这是雷哥啊!”樊振东说。


“这是我啊。”雷哥把下巴搁在樊振东肩膀上说。


“靠!”轮到许昕掏钱包了。


“雷哥你干嘛作弊!”马龙埋怨道。


“昕哥给我提四成呢。你就给两成多小气啊。”雷哥噘着嘴说。


“无商不奸。”马龙说。


“无商不奸。”许昕说。


“无商不奸。”林高远说。


“我弟真可爱啊。”张继科说,真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不行,以后玩这个,不能让周雨自己当裁判。我看小胖子就能认出谁是小雨,谁是雷哥。”许昕一边给钱一边说。


“赞同。”马龙一边数钱一边说,“来,小胖,给你的。”


樊振东接过毛爷爷,开心地甩了甩,因为只有一张,没得数。“嘻嘻。”


“捏你。”雷哥不开心地拉伸樊振东的大脸。


周雨林高远跟着马龙和许昕出去打比赛了。樊振东无聊跑到闫安房间抠手。


闫安还在给他切西瓜呢。


“你下来吃,别把西瓜水滴我床上。”等樊振东挑好了一块最大的,闫安拎着西瓜刀出去了,在走廊门口嚷嚷,“谁要吃西瓜?”


一群蝗虫蜂拥而至;又迅速撤离战场。


这时,闫安的平板响了,是哥哥们要和他视频。


“安仔!嚯,小胖子。”许昕对着镜头挥挥手。


樊振东咬了一口大西瓜。


“小胖你也在这儿啊。”马龙说。


樊振东没回答,又咬了一口大西瓜。


“哎在这儿正好了,来看看你雨哥,是小甜雨还是小暴雷呢?周雨不许说话。”


胡子拉碴的周雨被拽到镜头前,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雨哥!!”樊振东指着周雨说。


周雨忍不住破功笑了,留着胡子也笑得可甜了。


“给钱给钱!”张继科在画面外嚷嚷。


闫安把下巴搁在樊振东头顶的发旋上看着这些人,然后问道,“我妹妹呢?”


“高远,过来,你安哥找你。”许昕把镜头往外挪了挪。


林高远在吃泡面呢,他冲镜头挥挥手。


“给钱给钱!”张继科的画外音又嚷嚷。


“科哥又赌啥?”闫安问。


“赌你第一句话是不是有关林高远。”马龙说。


林高远的半个身体露在镜头里,看模样是在给张继科钱。


“闫安,欠我500。”他弯下腰,露出整张脸对镜头说。


闫安伸出手擦了擦屏幕上林高远的嘴角,说,“葱沾脸上了。”


“你俩真腻歪。”许昕都看不下去了。


樊振东挤开闫安,把自己大脸放在整个屏幕里,对周雨说,“雨哥我西瓜子也沾脸上了。”


“还你雨哥呢。早出去了。”许昕打击他。



评论

热度(185)

  1. three_to_five_z随便写写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