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碗公

【雨胖雨】小雨和雷哥12

随便写写的小号:

今天就是小组赛了。周雨拍掉闹钟起床,脸色阴沉地走到浴室,拿起牙刷。


……


"靠!吃了没事留这么丑的胡子。"雷哥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樊振东早上起得挺早的。背着包在出口等着周雨。


其他人三三两两一边聊天一边路过他。


"小胖,等谁呢?"马龙路过樊振东,还摸了摸他的头发。


"等雨哥……"


"最近好像挺粘你雨哥啊。"


"嗯……"樊振东委屈地还扯了扯马龙的球包带子,跟队长撒了个娇。


"这周末我们要出去搞一个拓展活动。把你和雨哥分一组吧!这点小权力龙哥还是有的。"


"哇!谢谢龙哥,龙哥你好帅!"小胖子可开心了。


正好周雨背着球包匆匆地往这边走。


"雨哥!"樊振东迎上去,然后在距离周雨半米的地方刹住车,"你怎么把胡子刮了?"


"留着起码老二十岁。当他自己闫安啊!"雷哥表示我雷的时候连自己都吐槽。


"呃……"樊振东自己往后退了一步。


今天是雷哥啊。


"干嘛你?这怂的。怕哥吃了你啊?"雷哥还白眼小胖子。


马龙立马给张继科打电话,"我赢了我跟你说。肯定周小雷,对着小胖翻白眼呢。500!"


"龙队有我的提成吗?"雷哥还惦记着这事儿呢。


龙队不愧是龙队。对面赌金还在路上呢,自己先掏腰包给了雷哥100。


刮了胡子,果然输了。


还和小胖子打了决胜局呢。


散场了后,周雨闷闷地坐在角落收球包。


听完训话的樊振东背着包挪过去,也不敢说话,就挨着周雨陪他坐着。


周雨愣了一会儿神才清醒过来。转头看到一直守着自己的樊振东。


"嗯?小胖。你怎么还没走啊?"


樊振东抠着手,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说,"我想和你一起走嘛。以前都是你等我的。"


"哈哈!不用等我的,我输球脾气大。"周雨笑嘻嘻地揉乱樊振东的头发。


"嗯?你现在可好了。"被雷哥白眼出阴影的小胖子说,"咦?雨哥?"


"干嘛?"周雨应着樊振东,拎起球包。


"没什么。"樊振东跟着周雨站起来。


"唉,明明能赢的。我那球不该这么接。"周雨还跟樊振东比划。


路过大门口,突然看到镜子里反光的自己。


"啊——!"周雨大叫一声。


"什么?我又胖了吗?"樊振东顺着周雨的目光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摸着自己身上的肉紧张地问。


"我的胡子呢?我胜利的胡子呢?!"


"……"樊振东心想,你精分得真够可以的。


周雨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若有所思。


"吃饭去啦雨哥!我饿啦!"樊振东害怕周雨想到什么,拉着他就走。


闫安和林高远正面对面坐着床上……下棋。


张继科过来拿胶水,看了他俩一眼说:"陶冶情操呢?还下围棋。"


"斗兽棋。"林高远抬头更正。


闫安嘻嘻笑。


方博过来找闫安要吃的,也看到他俩下棋,说:"你们谈恋爱能正常点吗?象棋是老年人运动。"


"斗兽棋!"林高远都抓狂了。


周雨也进来了,还没说话呢,林高远先炸毛了,"闫安你干嘛不关门!你们肖门什么习惯?进门都不敲门吗?"


"……关肖门啥事?你们办事干嘛不锁门?"周雨无辜地说。


闫安都笑趴下了。


"你说……"周雨赶走了林高远,霸占了闫安,"他是不是又出现了?"


闫安给周雨剥着柚子,然后想了想说,"周雨,吃芒果吗?刚学会一种芒果花的刀法。"


"当年我真瞎了眼,直接娶你不就好了。妹妹那种金刚芭比,只能看,不能用啊!"


闫安从床底下箱子里挑了一个熟透的芒果。


"最近老是觉得记忆断层……果然是雷哥回来了啊!"周雨摸摸下巴,"天哪!雷哥有没有和别人打架?"


"没!打了架你能在这儿?早被罚去军训了。"


"那雷哥有没有惹谁不高兴?"


"你长那么喜庆,谁见你的脸都高兴。"


"那我就放心了。雷就雷吧!"


闫安芒果花都不雕了,斜眼瞅着周雨。


"干嘛!我得罪龙队了吗?"周雨惊悚地说。


"你怎么不问问小胖呢?雷哥有没有为难小胖呢?"


周雨撅起嘴。


闫安盯着他。


"小胖……让小胖子离我远点儿不是更好吗?"周雨委屈又伤感地说。


闫安摇摇头,把芒果花送给周雨。


评论

热度(176)

  1. 一只大碗公随便写写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