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碗公

【雨胖雨】小雨和雷哥 14

随便写写的小号:

张继科练完自己的任务,跑到一边去喝水。周雨和方博就在他旁边的球桌上一对二,方博还带着林高远。张继科一边擦自己球拍,一边默默地看着他们仨的修罗场。


周雨最近练习特别认真,也不知道哪根筋搭对了地方,反正打起正式比赛来,都显得比以前有杀气多了。他还私底下跟马龙讨论“可能是失恋了吧”。樊振东在跟梁靖崑对练。这时也结束了。站在隔得老远的地方喝水。


在莫名其妙的告白之后,樊振东觉得就像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一样。最近吴指导也夸他更加成熟稳重了,还号召所有同年龄的孩子向他学习呢。


三人终于练完了一组。张继科就冲周雨招招手。


方博和林高远可怜兮兮地在一边看着张继科给周雨开小灶。


张继科连比带划地说了老久,方博都蹲下了了,林高远干脆在脑袋上搭了条毛巾,在方博身边坐下了。俩人都可怜兮兮抬着头,看着张继科在那儿偏心。


周雨还认真地盯着他哥看,一边点头。


樊振东噘着嘴,看看他俩,看看自己的球拍。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他突然开口对梁靖崑说。


“嗯。”梁靖崑心不在焉地蹲下来系鞋带。


“梦见我拿着一大袋金坷垃,往自己头上倒,然后我就长得又高又大了。”


“你的使用方法都错了,还能又高又大呢?”一边也在喝水等着球台的王楚钦吐槽说,“金坷垃是埋土里用的,你拿它撒头上,当然没效果。”


樊振东转身看了眼王楚钦,目露凶光。


张继科正给周雨说完了,抬头见王楚钦这颗预备役的核弹向自己发射过来,一边跑一边嚷嚷,“周雨!救命啊!樊振东杀人呢!!”


“嘻嘻!雨哥。”王楚钦身后的樊振东收住脚,表演出一个羞涩软萌。


周雨都笑得蹲下了。


等下了训练,俗称下了班,大家收拾着东西三三两两往宿舍走。周雨在椅子上慢吞吞系着鞋带,抬头看着哥哥弟弟们一波一波从自己身边离开。


“不走啊?”张继科算是最后走的了,他回头问周雨。


“我等下小胖。”周雨说。


张继科揉了周雨的头发一把,离开了。


周雨掏出一个蓝色的小本本。


这个小本本只有巴掌大,是皮质的,旁边还有个笔套,能放进去一支笔。笔也是蓝颜色,很好看。


那是球迷送的,一本蓝色,一本红色。送给他跟樊振东。


球迷离开后,王楚钦在旁边吹着口哨说,“自古红蓝是夫妻!”


那时候的樊振东就把本子随意地丢进球包里,还带着点嫌弃意味的力道和情绪,之后也没有见他拿出来用过。


周雨虽然大部分时间神经大条,但是该敏感的时候也特别不含糊。所以他也就一直没用过这个蓝色的本子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雷哥从抽屉深处翻出来当记事本用了。


一开始用潦草的笔画写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输大胖,气死了,我得报仇啊!”


“正手怎么办啊正手!”


“今天的训练小心得:门口右手那个自动贩售机比左边的好使。”


什么鬼……


不过现在周雨发现雷哥喜欢用这个本子乱写乱画后,就开始在本子里面写一些话给雷哥看。


“小胖最近大腿有点拉伤,你走路别这么快,他跟不上。”


然后雷哥还有批注呢。


“你哪只眼睛看到哥走路快了?!”之类的。


有时候,周雨还会把本子给心理医生看。


既然已经看开了,没事了,什么本子不本子的,再避讳使用的话,也没什么意义了吧。


小胖看到看不到,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周雨,也是这样想的。


周雨翻开小蓝本,上面有雷哥留给自己的话。


“兄弟我昨天没忍住诱惑,吃了一个特辣的鸡蛋灌饼。对不住啊你今天要是拉稀的话。”


周雨“扑哧”笑了。


等了半天,也没见樊振东进来。


啊,可能已经走了吧。周雨心里想。谁也没约定非得两个人一起去食堂啊。


写下一些话叮嘱雷哥后,周雨也收拾好东西从更衣室出来。


在球馆的角落,周雨看到樊振东盘腿坐在地上,写着什么东西。


他抿着嘴,露出认真的表情,和认真剪胶皮的时候挺像的。身边还放着一本用牛皮纸包好书皮的书,书打开着,翻过来扣在地板上,只露出牛皮纸的封皮对着天花板。


小胖子写得挺认真,都没发现周雨过来了。


“喂!小胖!!”周雨拿脚尖踢了踢樊振东的小屁股。


“呜哇!雨哥!”樊振东吓了一跳,抱着那个小本子回头盯住周雨,“你干嘛啊!走路没声儿。”


“你干嘛啊?看小黄书?”周雨看了看那本牛皮纸封皮的书,还有那个——


红色的笔记本。


不知道为什么,周雨心虚地拉了拉自己球包的带子。


“没什么啦……”樊振东噘着嘴,小心翼翼合上笔记本和书,没让周雨看到内容。


“去吃饭啊。我等你好久了。一会儿管理员来赶人了。”周雨说。


“哦。”樊振东准备站起来,发现腿都麻了,又一屁股坐回去,像个有弹力的大肉球。


“噗。”


“不要笑我啦!快拉我起来!”樊振东冲周雨伸出手。


周雨握住樊振东的手腕,使劲把樊振东拽起来。


“我去换衣服啦!雨哥你等我吃饭。”樊振东嚷嚷着跑开了。


周雨却对他毫无防备地搁在地板上的一本书和一个本子特别感兴趣。


“写着什么呢?”周雨蹲下来,盯住那个红色的情侣本。


要是找樊振东要……但是,因为是和自己蓝色小本子同款的红色本。


周雨却有点不敢看里面的内容了。


“你说我怕什么呢?”周雨问闫安。


闫安正在补衣服。这衣服是他的战袍,所以就算破了,也舍不得丢。运动员都有一件这样的战袍,也就是穿着比赛赢得几率比较大的迷信加成款。


“是啊,你怕什么呢?”闫安把衣服翻过来,找针脚,“你怕里面写着你的坏话?小胖不可能写你坏话啊。要么你就怕是小胖子写给你的情书。噗——搞不好还写你和他的小黄文什么的。”


“你滚!闫安你干嘛呢?”


“嗯……你就当我在绣十字绣吧。”


“你怎么贤惠成这样了?妹妹真有手段!”


“我又不像你有个亲哥。你看张继科给我缝衣服吗?”闫安斜眼他。


“唉可哥技术真的不错。上次给我缝战袍,我觉得针功比原出场的缝纫机还好!”


“不用再晒哥了。那也是我师兄。”闫安把脚踩在周雨肚子上。


“哈哈哈哈!”周雨还哈哈笑。


“你问他要,他一定会给你看的。”闫安对周雨说。


“嗯。我知道我怕什么了。”周雨躺在地上任凭闫安在他的肚子上踩来踩去,“我怕他不给我看啊。”


林高远拿着自己的战袍就进来了,他冷漠地看了一眼躺地板上的周雨,坐床上的闫安,和闫安搁周雨肚子上的脚。


然后,他说,“捉奸。”



评论

热度(152)

  1. 一只大碗公随便写写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