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芝麻糊

【雨胖雨】小雨和雷哥 13

随便写写的小号:

周末的拓展活动其实就是去玩野外生存。


黄领队在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怂就怂吧!反正马琳已经怂得人尽皆知了。别受伤知道吗?别受伤!!”


结果一下车,一分组,众人就犹如脱缰的野马,根本不听使唤。


“五米以上的游戏不能玩!五米以上的游戏禁止玩!”黄领队最后一个下车,手上还拎着不知道是谁忘记拿下车的小背包。


“那玩啥啊?”


“那边有吊桥!”


“水上游戏也不可以玩!下水的游戏也不可以玩。”黄领队突然出现,举着小背包嚷嚷,“谁的包?落车上的谁的包?”


“靠!那还能玩啥啊?”


“我的我的。”方博接过黄领队手上的小背包。


“那就……搭灶做饭吧!”黄领队想了想后说。


“切!”众人一哄而散。


周雨和大家商量着一起去河里摸鱼玩。樊振东球在他身上响应。


“小胖你别去了,河里石头滑,摔倒怎么办?”周雨掰开樊振东的胳膊。


“我小心点走!不要紧的!”樊振东又球上去。


“你走路上我都得看着你,还走河里呢。你去帮可哥搭个灶!”周雨对樊振东说。


樊振东撅起嘴,摇头。


“那你就在河边上看着,不准下河。”闫安替樊振东应道。


“不要嘛!我要下河。”


闫安和林高远分一组呢,林高远可不惯着樊振东,回头对着黄领队的方向就喊,“黄领队!樊振东要下水呢!”


黄领队拎着樊振东的衣领就把他提走了。


“干嘛呀你!”闫安埋怨林高远。


“干嘛呀你闫安,站哪边?”林高远还不服气呢。


“走吧,摸鱼去!我老婆肯定站我这边!没毛病!!”周雨马上过来打圆场。


樊振东可委屈了,他根本不想参加搭灶生火的老年人组。马龙蹲在那儿用石头搭了一个灶,许昕在旁边嚷嚷,“龙哥,这漏风呢。”


“教程上就这么说的啊!”


“张继科儿还说去无人岛带着你吧!活活饿死你俩。小胖,火生起来了吗?”


樊振东拿着一根木棍,戳着手上一堆枯草。


“唉!这还有一智障,我也是醉了。知道啥叫钻木取火吗?”许昕一边修补着灶台,一边问樊振东。


“我又不是原始人!”樊振东反抗。


“一会儿吃不到饭,看哥哥们怎么收拾你。”许昕逗樊振东。


“钻着呢!钻着呢!”樊振东拿小木棍继续戳枯草。


周雨跟着闫安一组在那儿摸小鱼。闫安继续跟林高远吵架。


“你说你拦着小胖和雨哥和好干啥。”


“一看你就不是娘家人。那胖子就该放哪儿不理。忘记雨哥多伤心了?才好点儿了,胖子又跑来招惹他。最近那模样,一看就不对头。”


“你这可真是娘家人啊。”


“行啦你俩有完没完!鱼都从你脚底下溜过去了。”


“看我的反射神经!”闫安一弯腰。


“噗——反射弧倒是够长的。”林高远吐槽他。然后自己弯下腰,小鱼倒是抓到了,结果顺着他的手滑走了。


“噗!”闫安笑了。


“抓鱼太难了。抓到一条也不够这群蝗虫塞牙缝。还是抓虾吧!”周雨提议说。


“怎么抓?”


“翻开小石头看啊,虾子就在里面。”


张继科和任浩拎着好大几个塑料袋回来的时候,许昕已经把灶做好了,樊振东还在心不在焉地戳木取火。


“小胖你捣蒜呢?”张继科问樊振东。


“钻木取火啊!”樊振东说。


“一会儿我来生火。我先把这灶——”


“生个毛线啊。这有打火机啊。”张继科说。


大家都抬头看着他。


“龙哥!可哥又抽烟啦!”樊振东回头就告状。


“抽毛线!哥能用这种一块钱两个的打火机吗?哦这还不要钱,买固体酒精送的。”张继科说。


“都买来啦!酒精,火锅底料还有食材。”任浩把袋子放在地上。


“往里走左拐就小卖部,连锅都有卖的。”张继科说。


“可哥,别这样。”许昕连“哥”都叫出来了,“你这样显得咱们特别智障。”


等着什么采野果组,抓鱼组居然还有打猎组回来的时候,饭都要煮好了。


大家纷纷相互吐槽。


“你这啥果子,能吃吗?”


“这两只螃蟹,放生吧。”


“噗——打猎——”


周雨环顾了下四周,问道,“小胖呢?”


“刚还在这儿生火呢。说不用生了,就不见了。”许昕对周雨说。


“熊孩子,我去找找他。”周雨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都不知道东南西北,怎么找啊?”张继科疑惑着说。


樊振东正捧着孔令轩送给他的kindle看电子书呢。还一边记小笔记。


周雨走到他身后,他还没发现。


“喂!小胖!你干啥呢?”


“哇!雨哥!你吓死我了!”


“看什么这么入神?小黄书?”


“才不是呢!”樊振东撅起嘴。


周雨帮樊振东捡起kindle,皱眉读着标题,“心理学?”


“随便看看……”


“你把你哥当精神病啊?”周雨噘着嘴说。


“没有啦!没有啦!!”樊振东一边辩解,也想不出别的话,只要拦腰抱住周雨,把头埋进周雨怀里。


“干嘛干嘛!”周雨推他。


樊振东死死抱着他。


“唉,真拿你没办法。”


樊振东有点羞愧难当,又因为雨哥,甚至大家对他和雨哥之间关系的否定态度,特别委屈,这时候只有雨哥和他两个人,环境幽深安静,情绪一股脑儿涌上来,眼泪就出来了。他把头埋在周雨怀里,摩擦着眼皮在周雨衣服上蹭掉眼泪。


“没事没事!真没事儿!别哭啊你。”周雨没办法,只好摸着樊振东的后脑勺安慰他。


“雨哥,你变成雷哥,就不喜欢我了。”樊振东委屈地带着哭腔说。


“谁说的?虽然我有双重人格。可是心理医生跟我说了,没有大关系。我喜欢什么,雷哥就喜欢什么。”


“可是,雷哥真的不喜欢我啊。那你是不是也不喜欢我了?”


樊振东在周雨怀里闷闷地说。


“雷哥和我一样的……对小胖子不是那种喜欢而已。”周雨慢吞吞的,温和的对樊振东说。


“不是那种喜欢……”


“之前向你告白,让你苦恼了吧?其实我也想清楚了,维持现状不好吗?你拿我当哥哥,我拿你当弟弟。我们都很开心啊。”


“我不开心地都哭了。”樊振东从周雨怀里挣扎出来,嘟着嘴指着自己的眼睛说。


“噗。”周雨却笑了。


“哪有你这样的嘛!撩玩人家,然后就说不喜欢人家。……不过也是我的错,活该我那个时候拒绝你……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啊。我那么笨, 从小就只会打乒乓球,那不懂得什么是爱情很正常的嘛。你又不给机会人家……”樊振东拽着周雨的衣角喃喃地说。


“好吧,都是我的错。去吃饭吧。”周雨牵起樊振东的手腕,往大本营的方向走。


“哎哎!你还没有给回应我呢。人家跟你告白。”樊振东住了脚不走,扯着周雨说。


周雨背对着樊振东,一言不发。


“你别又把雷哥叫出来打击我!你别老是逃避问题啊!你总是这样!好像什么问题躲过去,就不存在!我是活生生的胖子啊!”


“噗!”背对着樊振东的周雨突然扑哧笑了。


“哇!雷哥!别打我!”樊振东撒腿就想跑。


“谁说我是雷哥了。回来回来。”周雨向樊振东招手。


樊振东迟疑了一下,又蹭回去。


“小胖。其实我现在挺能理解你当时拒绝我的心情的。因为现在的我,和你那时候的想法一样。”周雨捏了捏樊振东的耳垂,微微弯下腰和他平视着说,“继续往前迈一步,对你对我,真的是好事吗?”


樊振东愣住了,张开嘴,很长时间没说话。


“虽然我是哥哥,但是……我对自己没信心。不是你的问题。”周雨垂下眼皮,“你说得对。遇到不想面对的东西,创造出雷哥。这才是我最最胆小的表现。对不起,作为年长你五岁的哥哥,有点不好意思呢。”


“没关系,我有信心就行啦!”


“你还是孩子呢。等你长大了再说吧。”周雨对樊振东说。


“那……你会等我吗?”


“暂时也没有喜欢的人,姑且等等吧。”周雨对樊振东笑着说。


“嗯!那你说的,得拉钩!”樊振东对周雨伸出小拇指。



评论

热度(146)

  1. 一大碗芝麻糊随便写写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