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芝麻糊

闹(科雨)

路见不平一声吼:

(失眠产物,冷cp,慎入)
周雨在屋里衣服脱了一半外头门突然开了,吓得他赶紧把撩起来的衣服放下扭头喊了一声。
“谁啊?”
踢踢踏踏脚步声停在屋门外,张继科靠在门框上,撩起眼皮要笑不笑,钥匙在手指上绕着哗啦啦的打转。
“你还把钥匙给谁了?”
周雨回过身背对他,一把脱了衣服又低着头开始解裤子。
“你不是跟人出去吃饭了?”
“吃完了。”
“那姑娘怎么样?”
“谁啊?”
“马晋。”
“……就那样。”
裤子褪下来脚腕一抖顺势踢开,周雨“哦”了一声,光着长腿穿着内裤进了浴室,门甩出“嘭”的一声响。
张继科看着磨砂门上映出里面站着不动模模糊糊的身形,无奈低头拿手揉了揉眼睛。
俩人隔着一道门同时沉默着。
“……你这样有意思吗?”
里面的人没回答,张继科等了一会儿,等来了莲蓬头流水哗啦啦的声音。
坐床沿上抽了根烟,洗澡的人还没要出来的意思。
把兜里的感冒药扔在床头柜上。
张继科开门出去了。
周雨听见关门的声音终于把身上的水擦干从浴室走了出来。
他人走了,烟味却还没散尽。
周雨裹着一屋烟味倒在床上,拿起床头柜上的药盒逐字逐句的认认真真看了一遍然后原封不动地放进抽屉里瞪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嘴里喃喃,
“……没意思,真没意思。”
下午的时候一个师弟找到周雨,神神秘秘的问张继科和马晋是真的吗?
周雨说我不知道。
师弟说不可能,你和张继科那么熟,刚才我还看见马晋跟门口约他出去吃饭呢,肯定是真的!
许昕是队里为数不多模模糊糊知道周雨和张继科关系的,路过的时候听见两耳朵停下来正好就看见周雨鼓着眼睛张着嘴对着师弟一副百口莫辩的神情。
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又是从小练球不怎么与外界过多交往的人,性格十分纯真。于是在面对些居心叵测的刁难时常常不知所措,嘴比鸭子还笨。
许昕把板儿往后腰上一别,拉长脸走过去,
“干嘛呐?!不练球净琢磨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那么想知道怎么不问张继科去啊!”
师弟挨了训,臊眉耷眼地走了。
许昕跟周雨说,你别理他们,都是闲的。
周雨好脾气的点点头说,我是真不知道。
眼睛大有眼睛大的好,尤其是能让人平白变得十分漂亮,甚至据说就连视角都比小眼广一点。
当然也有不好,就像此刻的周雨。
明明想装作毫不在意轻松愉快的样子来,可是许昕一对上他忽闪的大眼睛,却发现里面尽是无处躲藏的惶然与勉强。
他到底做不成一个精明人。
从黄昏到日落,周雨在操场上跑圈,把一脑袋浆糊跑成一片空白,人也快累虚脱才拎着包慢慢走回宿舍。
他俩从来没有说过在一起这样明确表明关系的话,好像只是从日复一日的相处中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这样的关系。
周雨不知道张继科怎么想,反正无论他俩怎样的亲密过,他也从来不敢越矩,至于越矩的界限是什么,他也说不清。
他可以崇拜张继科,却从不嫉妒他,因为他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而自己也同样努力着。
可是他清晰的感受到他们的距离,好像是越来越远了。
无论是张继科的声名鹊起,还是他的默默无闻。
网上关于张继科和马龙的cp炒的火热,而自己甚至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最后的疏远,并不是他选择的。
他只是被迫被推到了边缘,退无可退。
门又响了,周雨从床上爬起来。
肯定不是张继科,他有钥匙。
果然打开门一看,是樊振东。
他轻车熟路的奔着卧室就去了,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
“他们都上我那屋斗地主呢,吵死了没法呆,今天跟你睡。”
周雨揉揉鼻子关上门,习以为常的样子。小胖住的单间,比他小的跟他熟的,有事没事就去他屋里闹腾,小胖就到他这睡觉。
头几年还不这样,因为张继科跟周雨住一屋,后来大家都分了单间,张继科又经常有比赛不怎么回来,小胖因此就成了这屋的常客。
周雨性格好,又跟他配双打,小胖进队的时候才十来岁,比他大五岁的周雨老照顾他,这都快把周雨当后妈了。
“你来怎么老不带着枕头?”
樊振东听着他的鼻音挺重,回头问他,
“你感冒啦?”
“有点儿,别岔!问你怎么不带枕头呢!”
樊振东往床上一躺,抓过床上周雨的枕头放脑袋底下枕好,
“继科不是放你这一个枕头吗,你枕他的,我枕你的。”
“你怎么不枕他的?”
“他洁癖!我才不枕呢,到时候又揍我!”
周雨打开柜子,张继科的枕头搁在柜子里。他看了看,最后还是没拿。直接躺在了床上把小胖往里挤,抢占了一半的枕头,这才闭上眼准备睡觉。
小胖的脑袋转来转去,老觉得不舒服,辗转腾挪之后把周雨的胳膊举起来枕了上去。
“你把我胳膊压废了我明天怎么打球?”
“我压的是右手,真废了以后我养你,不碍事。”
樊振东自己说完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不停地问周雨,你感动吗你感动吗?
周雨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明明小胖小的时候那么可爱,怎么长大了这么讨厌?
樊振东说是来找他睡觉的,实际上像个大肉球一样窝在他怀里玩游戏,尽管没声音,手指在屏幕上划来点去的响动还是吵的周雨睡不着。
周雨说了他两次他都说马上马上,结果好不容易迷迷糊糊都快睡着门却又响了。
张继科捏着手机走进来,正好看见小胖舒舒服服的躺周雨身边玩游戏,头都不抬的跟他打招呼。
“呦!继科来啦!”
张继科顿时气的眼睛都睁开了,把手机揣兜里走过去拽着小胖的腿拧着给他翻了个身,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他屁股上。
“你多大的人了自己有单间还来这挤周雨!”
张继科拉着小胖的腿,小胖又顽强的抓着周雨的胳膊,周雨假装自己已经死了,纹丝不动。
“你不是也有单间!你怎么还来呢?!”
张继科一听觉得,嘿!有意思!你小子还敢怼我了!
干脆的扒了负隅顽抗的小胖的裤子,露出厚实紧俏的臀肉两巴掌下去就冒出了鲜艳的五指印,疼得小胖嗷嗷叫唤!
“你这个骗子!!之前还说最喜欢我!!!!说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你可爱个屁!!你他妈的最讨厌!!收拾东西去滚!”
在里约的时候,算好时差每天12点周雨准时打电话让他起来给张继科贴膏药。
膏药平整的贴在后腰,拿手捂热了以后再揉开。
张继科说你这手法我很熟悉啊。
樊振东手揉酸了,甩一巴掌在他腰上,滚回自己的床上,
“熟吧,周雨亲传,手把手教学就针对你一人的。”
运动员的伤是秘密,因为不能给对手任何的破绽,甚至在队友间也不会轻易外漏。
周雨却对张继科的伤势了如指掌,伤在哪里,怎么治,除了专属的队医以外就是他了。张继科爬到小胖床上把肉乎乎的男孩搂在怀里流露出慈父式的欣慰,
“我们小胖怎么这么可爱,好好跟你雨哥学着点,以后碰上谁说不定还能用的上。”
小胖开口有些别扭,
“我不玩这个……”
张继科一愣,
“玩哪个?”
小胖想了想又不知道怎么说,不吭声了。
张继科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了,忍不住地笑了两声又叹了口气,眼神柔软而平淡。
“我也不玩这个,我对周雨挺认真的。”
挺认真的。
樊振东的一颗心放下了。
是真放下了,深不见底暗无天日的那种。
小胖吃了败仗被怼得屁滚尿流一边叫嚣一边提着裤子逃跑了,屋里一下安静了不少。
张继科从柜子里翻了条毛巾准备去洗澡,周雨眯着眼翻了个身,
“明天再洗衣服吧,现在都快12点了。”
张继科干脆把衣服一脱躺在了周雨床上,揽过背对着他的周雨的腰,整个人贴在他背后,
“不洗了那咱聊聊吧。”
“不聊,睡觉了。”
张继科逮着他胳膊摇了摇,周雨不回头。
接着脖颈上被胡渣蹭得又疼又痒,周雨还是忍住了。
消停了没一会儿,最后那人祭出了苦肉计,“哎呦哎呦”地叫唤说,周雨你看看我这腰,怎么那么疼啊?
周雨身上一动就知道自己输了,被张继科硬生生地掰了过来正对着他那双笑吟吟的风流眼。
周雨鼓着大眼睛说,张继科你这个骗子!
张继科真正疼的时候从不说自己疼,也不会叫唤。
15年的时候趴床上动不了,是周雨亲手伺候过来的。晚上张继科疼得实在是受不了也只是难挨地叹气,周雨哪怕正做着梦呢也得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给他按摩,再投出一条热毛巾擦了他一身的冷汗。聚会也不去,从食堂打了饭菜回去陪着他吃,看着他吃饭还得忍受他无处发泄的臭脾气……
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个私下的张继科了。
他的荣耀与落寞,他的暴躁与柔情,他的嚣张与内敛。
他闭着眼都能看穿他的谎言,却依然不能拒绝。
张继科搂着他的手又收紧了些,笑也渐渐淡了,凑过去亲亲他的嘴唇,露出了那么些许认真的意思。他的眼眸低垂,几乎与他耳鬓厮磨,呼吸在两人之间流转。
“我没去。”
周雨被笼罩在一片柔情的暧昧中,不自觉地陷入了缱绻,
“……那你说你去了。”
“气你呢呗,就知道你得闹。”
周雨没言语,他不知道这算不算自己又跟他闹了,可每次这样的情况,张继科通通归结于是他在闹以示自己行为的清白。
周雨没法不信。
他知道自己就是闹呢,他也无所谓张继科到底和那些人有没有关系。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好像只能用这种方式证明些什么才会让自己安心。
这样的想法让他有些尴尬,推了推张继科,
“你去洗澡去啊,”
张继科知道这事儿算是过去了,又故意逗他,
“你不不让我洗嘛,不洗了。”
“我不让你洗衣服,又没让你不洗澡,全是烟味,你回你自己屋睡去!”
张继科耍起了无赖,半眯着眼睛无赖样地撅起嘴,
“洗也行,那你亲我一下我去洗。”
周雨佯怒地皱眉瞪眼说你怎么那么臭不要脸。
张继科坏笑着搂着他摸了一把周雨大腿,周雨细长腿抖了一下眼睛瞪得更大了,
“诶!”
“诶~这叫不要脸!”
说着又顺着大腿往上摸,手溜进内裤边伸了进去又揉捏两下,紧接着整个人覆在周雨身上,把自己挤在了他两腿之间,
“这才叫臭不要脸!”
“诶!诶!诶!唔~”
床上的张继科和他打球时一样,满嘴脏话,粗鲁野蛮又带着荷尔蒙爆棚的原始性感。
完事儿以后就又变得温情起来,给周雨洗了个澡,自己也洗完了以后张继科趴在床上。
周雨坐在他腿上把膏药贴在他的后腰,揉了一会从他身上下来了,躺在他旁边神采奕奕地看着他。
“诶,科哥,我刚才看你背后那翅膀想起来了一首歌!”
张继科迷迷糊糊的丝毫没有防范意识,顺口就接了他的话。
“啥歌?”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
“你”字还没唱完,周雨就被他哥捂着嘴摁在了怀里,
“不许唱了!睡觉!”



评论

热度(343)

  1. 一大碗芝麻糊路见不平一声吼 转载了此文字
  2. 雨后春笋路见不平一声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