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芝麻糊

【鹏程万里】非典型O (下)

仰卧起驾:

被糖砸懵,不知所措


不会开车,好气


(上)




(下)




每个月程靖淇都准时准点笑嘻嘻的敲开范胜鹏的门,柚子味一荡一荡,表情特别嫖客:哥们,来一口呗。


范胜鹏心说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简陋的标记过程,这位嫖客连扣子都懒得解,他扯开衣领一口咬下去,柚子味贴着鼻尖骤然炸开又猛地缩回皮肤下。他看着程靖淇短促的啊了一声,伏在床上浑身哆嗦,爽得嘶嘶抽凉气,总感觉自己被白嫖了。


有时候范胜鹏就逗他:看你这样子,不像是被标记,倒像是抽大烟的。


程靖淇还没缓过劲,脸埋在胳膊里,闷闷的带点鼻音:你信息素太淡,谁家大烟要是这味儿早倒闭了。


话音刚落就挨了一脑瓢:还委屈你了啊,那赶紧换个人,我还省劲了。


他就吭吭的笑:不用换不用换,我口淡,挺舒适。


 


在不需要咬一口的日子里,程靖淇毫无O的自觉,天天招猫逗狗,谁都敢去撩一把。


有天他们几个人去酒吧,程靖淇特别骚包的穿了件无袖白背心,配上银项链,简直是顶着荷尔蒙三个大写加粗黑体字,往吧台一坐不出三分钟就有O来搭讪。


范胜鹏曾经很不理解他这种非得撩O的行为,程靖淇解释说天天被你们这帮A熏得头疼,来酒吧就是想跟可爱的O们聊聊天放松一下,而且还不会犯错误搞大肚子,双赢。


范胜鹏坐在一边,听O软绵绵的对着程靖淇感叹:A难得有这么清新不强势的信息素,你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程靖淇摸摸鼻子傻笑:还好啦,不过也可能因为我是O。


O被逗得往他手臂上倒:我还没见过哪个A非说自己是O,你可真有意思。


范胜鹏:呵呵。


 


首先,范胜鹏经常忘了程靖淇是O,其次,他一直觉得程靖淇作为O长得非常安全,所以当他聊天回来发现程靖淇不见了并没觉得异常,直到两杯酒下肚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艹,就说他早晚有一天能把自己撩到沟里!


酒吧空气中交杂着各种信息素的味道,范胜鹏一边往二楼包房跑一边努力从中分辨熟悉的柚子香,心里还不忘吐槽自己这下真成哈士奇了。


柚子味在走廊里断断续续的爆开,显示出本人状况的不稳定,当范胜鹏终于闻着味撞开房门时,就看见程靖淇被摁在沙发上,背心高高撩起来,一位性感大姐姐跨在他身上正在撩裙子。程靖淇迷瞪着眼睛,松垮垮抵住她的手:大姐你等下,我是o……我真是o……


房间中燃着催情的香薰,香水百合与柚子味爆炸着一股脑冲进鼻腔,范胜鹏当场就有了反应,他赶紧扭头深呼吸一口,一手捏着鼻子一边摆手:小姐,你先下来,我作证他真是o。他好不容易才把眼睛从雪白的大腿上拔下来,挠了挠头补充一句:……你要实在难受,要不考虑下我?


大敞着的房门让这个邀约没那么有诚意,大姐姐愣了愣,冷笑一声慢条斯理整理好裙子:不要就算了,姐姐不少你一个,别用这么烂的借口骗我。拎着包就甩门而去。


范胜鹏有点恋恋不舍的目送热辣背影款款走远,再嫌弃的回头看程靖淇:多好的姐姐,你撩了又没用,真浪费资源。


程靖淇勉强拉好衣服,觉得一股热流浑身乱窜,每道血管里都通着火,他管不住自己四散的信息素。范胜鹏也察觉到异样,赶紧关上门:卧槽,她给你下药了?


程靖淇强撑着坐起身,被拉扯到变形的领口下显出胸肌起伏的阴影,他使劲睁大眼睛,但还是只能看见面前范胜鹏模糊的重影。他朝那片影子伸出手,努力让声音轻快一点:嘿,虽然姐姐走了,但你要是实在难受,也可以考虑下我……


他感觉范胜鹏抓住了自己的手,信息素包围上来,像海水温柔漫过身体。有海风吹进耳朵,酥酥痒痒的:……那我勉强考虑下,主要是我想吃柚子了。




END.

评论

热度(144)

  1. 一大碗芝麻糊仰卧起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