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e_to_five_z

【胖雨】好多年(一发完)

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

_梁添:



    




很久之前的存货了吧 一直搁置在电脑里




一直都很想写写他们之间的好多年 那种陪伴着的说不出来的、但是让人觉得特别好的感觉 语言表达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后来全运会又加了点  修修补补凑出来的全文




全程瞎写根据梗脑补  伪现实    全文5000+












好多年








01








与你相爱到第几年,心跳也依然。












02




樊振东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少年。




祖籍标着湖南,却在广东出生长大,练就了一口流利的粤语,最喜欢听的是Eason陈奕迅的歌,最爱潮汕牛肉丸。再大了点去北方打球,最后不知道跟谁学了一大股东北大碴子味的普通话口音。




樊振东从小圆滚滚到大,很少有真正瘦得细胳膊细腿的时候,在广州那会熟悉一点的广州仔都喊他“肥哥”,翻译成北方话就成了小胖。




樊振东聪明,待人处事方面就跟他打球一样,一副白皮骗了不少的哥哥给他买糖吃。




樊振东进入八一的时候还是一个没发酵的小糯米团子,整个人白白软软的,一开口大家只想要捏捏他的小脸。




那会儿他还小,哥哥们爱捏他的脸蛋,手感怎样舒适怎样来。




徐晨皓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嘟囔着,“哎呀让我看看,这简直不就一个那啥嘛,像啥来着....”




徐晨皓思索了半天,还是没能想起到底像什么。




直到有一天周雨边吃饭边刷着手机,一直不停点击的手指突然停止了向下滑的动作,捧着手机激动地转过头,兴奋指着屏幕上方的图片,“哎哎——你们快看看,这像不像小胖啊!”




樊振东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只见一只明晃晃白嫩嫩的大熊猫正傻里傻气地扒拉抱着竹子啃,还看着镜头一脸呆滞。




太傻了,这怎么就像我了?樊振东想。












03




按照樊振东的话说,他第一次出现在大家视线里是13年的第十二届全运会。




那一年李木桥还在赛场上与他们并肩作战,离樊振东将他的小金牌挂在千亿的脖子上遥遥无期。




那是他第一次参加国内的三大赛,拿下的两个冠军里面都有同一个人陪他一起站上最高领奖台,和他一起拉起八一鲜红的旗帜,那个人就是周雨。




樊振东形容不出那会拿下双打冠军时的激动,他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下意识地放下手中的拍子,转身去拥抱身旁的周雨。




那算得上拥抱了吧?其实更大程度上因为怪力,把两个人的胸膛都撞得一颤一颤的。




但他还是依然听到了,胸膛里猛烈跳着的,像是悸动一般的声音。




轻轻地,将他困在了里头。












那些年他的球技还没那么成熟,下手也不够果断,球风也还在形成,于是樊振东就成了给周雨拖后腿那个。会因为一个失误的接发球干着急,在原地急得直跺脚,最狠的时候他直接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那一年的日子过得平稳又踏实,周恺依旧很酷盖,番番会因为捏不到樊振东的小脸而苦恼,赵钊彦还顶着一头蓬松的妹妹头,王涛整天为拉不到赞助商和王皓干发愁。




但王涛从来没在吃的穿的训练上亏待过他们,照样每餐三菜加一汤还附赠小点心,把一大堆小队员们喂得白白胖胖的。




八一会因为拉赞助商而到处去卖艺,穿着白衬衫像是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跟着去当柜台售货员。结果那晚樊振东偷玩消消乐熬了夜,第二天起来困得睁不开眼,就假装同意点头整个人直往周雨身上挂。




周雨笑着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小孩,看着小孩把全身的重量全挂他身上也不推开。
















04




14年的时候恰逢乒乓球改革。




改革就是一道坎,你跨过去了,前头就是一片光明,跨不过去,就成了一道分水岭。




要么救死,要么救活。




那两年是最难的两年,无数次樊振东看见训练桌前周雨大汗淋漓地挥打着拍子,汗水浸透了整件训练队服,只为征服那颗小小的乒乓球。




让他们无可奈何着的、却又心甘情愿耗上大半辈子的乒乓球。




对他们来说,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它了。








那时周雨顶着一头黄毛,整个人因为清瘦穿着宽松的运动服看上去就跟只剩下骨架一样。周雨会带着他从南锣鼓巷一路逛到烟袋斜街,带着他去吃牛肉丸,去楼下集团买同一件衣服一人一件还微博庆祝。




然后在照片那头笑得眯起了眼。




周雨和樊振东不同,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笑成大小眼,不管是11年在游艇上的照片还是16年乒超结束后他裹着他的羽绒服和粉丝一起拍的大合照,都是笑得眯起了眼,反观身旁的樊振东,大多都是面无表情,就算是笑弧度也轻轻勾起,显得一副年少老沉的样子。








那些带着遥远记忆、并不确切的那些年,好像就那么过去了。




甜吗?不甜,一点都不甜。




他见证过他所有的意气风发,也看见过他的失落失意。在最难的时候,他拉着他,他扯着他,两个半大的孩子一路磕磕碰碰地走着,无数次乒乓球落下又抛起。
















05




15年的苏州世乒赛在后来很多人的嘴里有着不同的说法,例如让无数观众热血沸腾的“獒蟒经典胸咚”都出自那场比赛。




但樊振东只记得一个,那就是他们第一次离伊朗杯很近,很近。




近到只差一点点,那个奖杯刻上的,就将会是他们的名字。




那天他们输了双打,只拿到了亚军。其实那会张继科正处于事业上升期,许昕的双打技术队内皆知,加上他们出手不够果断,还不敢拼,优势上不占上风,拿到第二已经算得上不错的成绩。




但是还是不甘心,胜负欲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实实在在的,他们渴望每一次冠军,渴望每一次能赢的机会,不管那个机会有多么渺小,也还是希望最后站上最高领奖台上的人能是自己。




那晚周雨疲惫地瘫坐在酒店的地板上,背靠着后边冰冷的墙壁,面前正对一片夜空怔怔出神。




那晚的月亮出奇的清亮,夜空中的星星也依稀可见,只是月亮还勾勒出不完整的半个弧度,一阵微风吹过,轻拂过他往下滴着汗水的发尖。




樊振东往他身旁挤了挤,靠着他循着墙壁也坐了下来。




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默契地互相依偎着,周雨沉默着将头搁置在他的肩膀上,将头往肩膀上蹭了蹭,然后就没了声息。




这是属于他们的默契,不必开口的默契,了然于心,一个眼神、一个点头、一个微笑就能明白对方的默契,无人能比。




过了很久,樊振东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语气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坚定。




他说,“周雨,再一起拿冠军吧。”








语气平常地就好像说晚饭还要去吃牛肉丸,点心还得是鸡蛋灌饼一样寻常。还要有那么多的奇迹等着他们去创造,还有那么多次的最高领奖台等着他陪他一起跨上。




周雨静静靠在他的肩膀,望着面前的一片璀璨夜景,远处的灯光突然就模糊了他眼中的视线。




周雨轻声笑了笑,说:“成啊,一起加油呗。”




















06




16年里奥的时候,樊振东世界排名已经打到了世界第二。




樊振东的成绩正如他拔起的身高一样,一路猛蹿。




但是比起几位大哥,樊振东还是缺少大赛经验,所以只能作为替补一起跟着去了赛场。




临出发去奥运村的前一天,周雨凭借着他那一点多年所学的地理常识,得出了北半球是夏季南半球相反的结论,不放心地往他行李箱里塞着一件又一件的加绒外套,最后还不忘塞了几包他最爱吃的零食。




樊振东则坐在一旁刷着手机,任凭他鼓捣着他的行李箱。




比赛期间张继科招呼他们几个拍了张大合照,直接就给po到了网上,没过多久樊振东的手机便“叮当”地响了声好友才有的回复提示,他点开一看,是周雨给他的回复。




“——累不累啊。”附赠着一个傻憨的表情笑。




樊振东没有在那条微博后面回复他,只是指尖轻点退出微博登了微信,隔着屏幕那头认真地说——  累的话可以亲亲抱抱举高高吗?












奥运会结束后便是铺天盖地地满世界飞公开赛。




里奥结束后,除了几位老大哥,连带着整个乒乓球队都火了一把。




成公赛前发布会上的时候,搞事的球迷们和记者笑着向周雨提问,问他可不可以唱一首童话。




樊振东看着他故作淡定地拍了拍面前的麦,往前坐了坐,“我觉得改天有空,可以把唱吧里面的歌曲更新一下是吧。”




除了几个哥哥姐姐们笑得特别开心外,樊振东也在他旁边笑烂了眼。




后来他无聊刷返图,看到里面有他和他就点进去了,热门评论第一挂在手机页面——




“没想到龙队也有被人从人的一天啊。”




樊振东疑惑的点开了照片,照片里面他的头微微侧向周雨,隔着拍摄的角度看上去,就像是挂在他的肩膀上一样。




照片上的他和他嘴角轻扬。




那会儿他说了什么呢?




那会儿他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掌心,说:怕啥啊,我帮你一起唱。
















07








队友曾经问过他,说:“小胖你是不是....喜欢雨哥啊?”




樊振东点了点头,迟钝了几秒后,又摇了摇头。




身旁的队友立马就笑了,揶揄他道:“你这是移情别恋,不喜欢雨哥了?”




樊振东连忙拼命摇头,“不是、不可能。”




队友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有本事就把中间那个顿号去掉。”




“太难说了,没法开口。”樊振东纠结地扣着手指,艰难地开口。




有些东西,说喜欢太纯粹,说爱太矫情,多一字少一句都没法表达。




樊振东想,如果要给这份混淆于喜欢和爱之间的情感下定义的话,他更喜欢用“樊振东和周雨”来定义。他一直陪着他,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他来得安心的了。












樊振东还爱吃醋,酸溜得能把自己往整缸醋坛子里整。




早些年他还没被那么多粉丝所知,就顶着“樊振东123”这个帐号到处给周雨的微博留言。




周雨发一条他就给回一条,比晚上七点开播的中央一套都准时。




周雨发:光棍关注光棍快乐~~~~哈哈大家光棍节一起快乐~~~




樊振东就给回:雨哥我也是哈哈




粉丝给他留言:周雨哥哥,你长得好帅   后面还标配一个可爱的表情




樊振东淡定了两分钟后不淡定了,直接给不管是头像还是名字或是语气性别都明显是女,爱好应该是男的网友回了句:你这么喜欢他啊








直到现在,他一翻周雨微博,看到热评首页全是“今天周雨娶我了吗”“我今天睡到周雨了吗”的ID,差点没忍住点开首页右上角,把这些看上去目的就不良的帐号全部拉入黑名单。




后来他仔细一想,能有那么多和他一样喜欢着他的人,在所有他无法陪在他身边的日子里,像他一样喜欢着他,安慰着他,也挺好。




















08




第十三届全运会如期而至。




队里规定自由组队,可以跨队组、跨省组,你爱怎么组就怎么组,只要对方性别男。




他俩组队没费多大力气,领导本来就有意愿让他们配双打,比赛规定出来后,樊振东直接就给周雨说,“雨哥咱俩配双打呗?”




周雨说,“成啊,组呗。”




全过程半点波澜都没有,平静地就跟樊振东能一早上吃两顿早餐一样不稀奇。




他们一路闯进决赛。




打满七局意料之内,他们比谁都清楚,横在他们中间的是一座高山,是平日里最为了解、熟悉的队友。




赢了双打的那天晚上,他们坐车回酒店。




路灯照在昏暗的车厢内,流转的柔光里他们的样貌难以窥见,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队内的其他队友倒是比他们还能闹腾,不时讲着笑话唠嗑。




突然间,他们的视线对上了眼。两人只是相视一笑,而后释怀,然后别过了头。嘴角的笑却是怎么也抑制不住了。




樊振东突然就想起了那一年的夜晚,灯光也是这样的模糊,晚风依旧清爽地扑面而来。




天上的月亮正如这一晚的清亮,只在乌云里露出了小小的一角。




“周雨,再一起拿冠军吧。”




那个时候他这么说,然后他应了。




现在他们做到了。




真好。








幸得有你相伴,我亦无畏也无惧。




















09




樊振东曾经教过周雨粤语。




那会儿周雨极其迷恋山鸡哥,爱他那日天日地大佬气质爆表的炮仗。每天睡醒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一眼山鸡哥,就差没去楼下的理发店整一个和山鸡哥同款酷炫的发型。




樊小胖极其有心机地避过了烂大街的“黑凤梨”,教了句“我中意你吔”,最后还故意在中间加了个好字。




“我——好——中——意——你——吔——”樊振东故意张大了嘴型,让他看得更清楚些。




周雨皱着眉,舌头就跟打了结一样,还混合着某种奇特的口音,磕磕巴巴地开口,“鹅——豪——钟——一——泥——啊——”




“不对不对,”樊振东摇了摇头,耐心地教导他,一字一句纠正着他,“不是一,是意,中——意——”




“中——意——”周雨小心翼翼地学着,又缩小自己反复小声嘟囔地说了好几次。




一位正好略懂粤语的队友正好拎着垃圾经过,目光诧异地看着他们。樊振东朝他眨了眨眼,做了个嘘的手势,队友笑着摆了摆手,拎着垃圾走远了。




最后周雨还是没能学会那句“我好中意你吔”,却意外学会了“唔得”“唔要”,每次耍赖都喜欢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然后鼓着腮帮子,一本正经地说——“唔得呀,唔得呀。”




...........一点都没有山鸡哥的炮仗。




真给山鸡哥丢人。
















后来的某一天夜晚,周雨和他去超市买东西。




周雨推着超市给标配的小推车在前面边走边认真地挑选着,樊振东则低着头跟在他后头刷着手机。




“好像只要有小胖在身边 雨哥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变得更加勇敢了”




樊振东看着手机屏幕上突然刷出来的回复,疑惑地歪了歪头,认真地端详着身旁给他挑着零食的周雨。




灯光下周雨的侧脸刻画得柔和,眉眼依旧澄澈如初,认真地查询着生产日期和生产商家,掂量着价格的便宜或昂贵。




变了吗?樊振东退出了帐号,换上了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号,重新点开页面回复了那条评论。




“没变啊 还是那么宠他 没变的 ”








那些被宠着的好多年。




是数不清的好多年,是荣辱掺半的好多年。也是他和他的好多年。




















11




樊振东还是不喜欢肢体接触,至少目前来说他还是不喜欢拥抱这个过于亲密的姿势。




和他配过双打混双的人不在少数,再情到深处的时候也不过是热血地五指紧握成拳与对方相碰。




但在每一次拥抱周雨的时候,他永远都会无条件地张开双臂,毫无保留地、紧紧拥抱住他。




拥抱住他所有的意气风发和年少失意。












不熟悉他们的人会说,周雨要比樊振东需要对方多一点点。




但是樊振东知道,其实他比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更加需要周雨。




他们之间,互相需要,互相取暖。












其实生活大多数就是这样,温馨藏在细碎的时光里,陪伴填充满了岁月,而后的多少次回忆,那些曾让人在某个时刻的感动不已也会渐渐消失,只留下两个少年模糊却又依偎的身影。




但是他知道,那些他快要记不清的时刻,都被那个小小的镜头无限放大记录下来,温情地诉说着这些年的无条件陪伴。




















12




在那颗小小的乒乓球被抛起,高速旋转起来之前,樊振东透过球拍,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身后的人同身边的人。




他的身后坐着他多年的队友,那是他无条件信任,也是最安心的后盾。




而他的身旁,爱人相伴,并肩作战。




所向披靡。
















13








与你相爱好多年,心跳也依然。
























终于把自己想写的都写完了,算是没有遗憾了吧。




以及,我也很爱山鸡哥。


评论

热度(257)

  1. three_to_five_z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