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e_to_five_z

第二人生(清水现实向,一发完)

天米坡小贱蝶~:

瑞公看的血都热了——昕博胖雨太争气啦~!!!


写文为小哥哥小姐姐攒人品~决赛都加油儿~!


想说的都在文儿里啦,希望大家喜欢,也希望大家都开心哟。


不要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啾咪!




(正文)


“哎哎,记着啊,明早八点半,训练前开会。”


马龙挨个门敲着,一个个地嘱咐。


敲到许大蟒那屋的时候,手腕都红了。


许昕把人迎进来,倒杯热热的茶:“用得着嘛,微信群里说一声不就结了。”


“那哪儿行!”


马龙连连地摆着手:“冬训前第一个会,必须通知到每个人,老规矩了。”


说到“老规矩”,喉头不由梗了下,心底一阵闷闷的疼。


今年乒超结束的晚,说是集训,不过也就短短的二十来天,还没刨去三天春节的假。


若是从前他也不慌。


二十来天又怎样,他们的队伍这般强大而果决。


 


队里报上去的教员分配第三次被驳回来,吴指导急的头发都快全白了。


大大小小的总结会开了许多次,老爷子哑着嗓子一遍遍地讲:


“心不能散,精神不能丢。”


可马龙的心,再也落不到地上。                                                          


许昕倒觉不出什么,大大咧咧地朝他笑:“哎,你说老秦怎么想的,让方博儿临时当这副队长,他能管得住谁?”


马龙牵起嘴角勉强笑了下:“又不是没问过你,你拒的那么爽快。”


“吃力不讨好的事儿,我才不干呢,就方博儿傻。”


许昕把茶杯又往他师兄跟前推了推:“赶紧喝,一会儿凉了。”


“这么一大杯,我可喝不了。最近老睡不好。”


马龙端了杯子,假模假式地抿两下,随口问道:“你咋也喝上茶了?”


“嗐,老张那天回来拿东西,几斤沉的茶饼带不走,全送我了。”


许大蟒顺手就拿出一块来,金灿灿的包装还未拆,都是最顶尖的普洱。


“这大红袍我也喝不惯,味儿忒重,等过年拿回去给我爸去。”


马龙故作漫不经心道:“这块儿要不给我吧。”


说完半晌,又心虚地补一句:“我爸也爱喝。”


许昕看穿不说穿,替他把茶叶包好了,逗趣儿道:“他还扔我这儿一双洗澡拖鞋呢,阿玛尼,你要不?”


马龙白他一眼,想配合地笑一笑,可是笑不出来。


 


他不是非要那时候去德国,可他还是去了,有点像逃。


他知道张继科的退役报告批下来了。


他也知道张继科那时候回来。


收拾东西,跟每一个兄弟告别。甚至将会有那么一场仪式,盛大又决绝。


好多小姑娘跳着脚问:“继科退役了,马龙你为什么不发微博?”


其实那几天,马龙连微博都卸了。


偏执的辱骂,矫柔的惋惜,恶劣的风凉话,癫狂的赞美诗。


那些关于张继科的声音遥远又喧嚣,他一个字都不愿看见。


 


张继科回队里那天,马龙正躺在慕尼黑的手术台上。


关节镜埋进手腕,冰凉的金属块在骨血间游走,冷到锥心。


马龙的眼角,悄没声儿就划过一滴泪。


大胡子的德国医师用蹩脚的中国话逗他:“中国队长,还怕疼?”


马龙咬牙笑了笑:“是真的疼。”


 


马龙最近一直睡不香,索性就起个大早。八点半的会,八点他就来了。


隔着老远就听见一阵争执声。他不好贸然进门,只能站在会议室外头听着。


两把声音,一个一听便是他师父:


“眼下放着这么多教练——怎么分配,谁当组长,上面迟迟都不给个准话!突然又做这种安排,您到底怎么想的?”


另个声音也熟得很,沉沉的,带着些许苏南腔调,是蔡局:


“他愿留下,我很欣慰。而且我也觉得……他该留下。”


老秦的声音显得冷冰冰的:“当年马琳王皓全让您打发着‘下基层’去了,好不容易才调回来。您这么安排,我怕他们心里有疙瘩。”


马龙怔怔听着,觉得自己仿佛没睡醒。


他心底隐约有个猜测,却不敢信下来。


 


“只是见习教练,按事业单位的编制,不合格就走人。你当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


蔡局笑着打哈哈:“我记着是……十运会刚完吧?我把马龙、许昕拨给你。那会儿还是俩毛小子呢,谁能想得到今天。”


“单说这件事,我没意见。”


可秦志戬的语气并未软下来:“我是觉得……应该先把队里的人安排妥当。马上世界杯了,在队员面前我不能说这话,可在您面前我必须得说。” 


“我很慌乱,甚至有点绝望,蔡局长。”


最后三个字,秦老师是咬着牙叫出来。


蔡局长重重叹口气儿,威风了大半辈子的人,如今也没了挥斥方遒的心力:


 “志戬,有些事我不是不管,是……真的管不了了。”


“对我,你们心里始终有个疙瘩,我都知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挪到大门口,马龙赶紧藏到墙后面。


蔡老爷子推开门,转头又撂了句话——


“继科身上,有咱们当下最需要的东西,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你可以不信我,但务必相信他。”


蔡局渐渐走远,马龙缩在墙角,一双小鹿眼越瞪越大,最后弯成一条桥。


回廊上好安静,静的能听见他心脏疯狂的跃动声:


仿佛是一只气球被人摁进水底,又遽然腾了上来。


 


动员会开完,张继科一身黑T黑裤,推门进来。


“哎?!可哥……”林高远惊得咋咋呼呼。


马龙拿胳膊肘捣他,盐着脸比了个“嘘”。


老秦对张继科,一直有种看“别家孩子”的温柔,抬手拍拍他肩膀,笑得很官方:


“继科作为我们的大满贯、老队员,退役以后,主动提出留在队里——担任见习教练。我相信,这次冬训有他在,大家不管是技术、还是精神面貌,都能有所提升。”


说完又朝张继科笑了下:“继科,你讲两句。”


许大蟒高高举起手:“张指导,你分管谁啊?”


嬉皮笑脸的,没一点敬畏样子。


张继科角色转换倒挺快,端着脸回他:“我机动,随时听秦指导、吴指导安排。”


说罢清清嗓子,话锋一转:“我既然做了这个教练,就要对咱们这支队伍负责任。我这人,大家这么多年也知道,该说的就说,不会给人留面子……”


话音未落,周雨推门进来了,小脸蜡黄,捂着嘴止不住地咳嗽。


“秦指……我……吃感冒药睡过头了……咳咳咳……”


秦指导看这孩子都快站不住了,也不好怪罪,朝他点下头:“去坐吧。”


小胖把身边的椅子扯开,周雨还没坐稳呢,就听见一把熟悉的男低音——


“队里怎么规定的?”


“科哥……!”


周雨病恹恹的脸上顷刻就浮起一个大大的笑来。


“按照队规,除非发烧38度以上,否则开会不来,必须当面跟教练请假。缪哥,等会儿带他量体温去,温度不到,跑万。”


周雨的笑顿时就僵在脸上。


方博替周雨抱不平,皱着脸小声嘟囔:“你当运动员的时候不也迟到……”


樊振东不敢怼他科哥,可小嘴早已撅到天上。


张继科年轻时不醒事儿,别说迟到,翘训练也是有的,刘指肖指可没少教训他。


周雨向来最刻苦,从前又跟张继科最亲,眼瞅着病的这么厉害,他居然罚人跑万!


一双双眼睛滴溜溜地转,大家心里都犯嘀咕。


 


马龙嚯地站起身来。


“教练说的话,都听不懂了吗?一个个念叨什么呢。方博,你现在是副队长,讲话前,自己好好掂量下。”


方博委屈巴巴,苦着脸点下头。


Captain金口一开,又给加了码:“全队,陪跑三千。”


满屋里叫苦不迭。


张继科敲敲桌子,郑重道:“从今天起,我也恳请大家监督我——但凡我迟到、早退,或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队规怎么罚,我罚双倍!”


许大蟒带头鼓起了掌,小队员们赶紧跟上,啪啪啪啪啪啪,终于一片和谐。


 


散会了,大家熙熙攘攘出门去,张继科掠过马龙身边,很小声地说了句:


“龙,多谢你挺我。”


马龙伸出手想揽住他,琢磨了下又觉得不合适,面朝他站着,毕恭毕敬:


“继科儿……啊……张指导……”


张继科结结实实地把人环住,大大咧咧地笑:“该咋咋,别那么紧张。”


马龙侧过脸来看着他,也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继科儿……你回来,我高兴,真高兴。”


方副队酸溜溜地瞄他俩一眼:“双标。”


 


周雨本来还没有三十八度,跑完万米,倒累的发起烧来。


樊振东拉着他科哥练反手,咔咔拧了一下午,给张指导折腾的腰都快断了。


可是新官上任,哪好意思喊累啊。


他这“世界第一可爱”的小奶团子,如今也成了芝麻馅的,蔫儿坏!


“小胖儿。”


俩人练完,张继科在樊振东身边坐下,语重心长:


“你的技术没有任何问题,这新球也磨得差不多了,我确定。”


樊振东埋在毛巾里点了点头。


“所以到底为什么呢?关键分就咬不住了?”


樊振东懵懵地露出小脸来:“可能还是……心态吧。”


他抿着小嘴好好儿想了想,才措出辞来:


“哥,我这么说你别笑我。”


“就是觉着……原来那股劲儿……找不着了。”


小家伙闷闷地垂下头,他表达不出的话,张继科心下也明了。


二十岁的大孩子,提前领略了这世界的残酷和荒唐。


从前他信仰的,从前他坚定的,在那个漫长而黑暗的夏夜里,已经重重地,摔在地上。


球,器材,积分规则……不过是表面的桎梏,总有克服的办法。


可是热血凉了。


 


张继科伸手胡噜他汗津津的后脑勺:“前儿你录的歌,发朋友圈那首,我很喜欢。”


说罢,便小声地哼出来:“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刚克刚……”


方博拎着捡球的小网兜路过,朝他吐舌头:“难听。”


樊振东倒笑了。


张继科拍拍他的肩,温柔地讲:


“原来那股‘劲儿’,咱们再把它找回来。”


                                         


“方博儿。”张继科又喊道。


“干啥?”方博忙着捡那满地的球儿,头也不抬。


“胖儿,帮你博哥去。”


樊振东十分听话地拎了扫帚簸箕,蹿到场馆的另一角。


张继科走到方博身边,用脚熟练地把球儿一个个勾到网兜里。


“你是副队长,不是劳动委员。别什么事儿都揽自己身上。”


方博闷闷地瞪他:“今天本来周雨值日。”


 “怎么?还生我气啊?”


 张继科笑着揽住他:“我让许昕打了病号饭,等会收拾完,咱一块儿看看周雨去。”


 


方博他们刚走到周雨宿舍门口,就听见许大蟒在那儿大呼小叫的——


“哇塞,女队咋给你送这么些东西!周雨,你可以啊~”


“哥……”


“那天姚彦还跟我说呢,你呀,早晚让女队给收了。”


“= =哥……”


张继科推门进来:“别一天到晚在那儿加戏。”


许昕呛他:“哪有你戏多啊?你要是不唱今天这一出,周雨能在这儿躺着?”


张继科被他说得倒有点不好意思,在周雨床边坐下,探手摸摸他脑门。


“还是烧。”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西药,“这个发汗快,你等会儿就着饭一起吃了。”


“嗯。”周雨乖乖点头,“哥,你怎么想的我都懂。我睡一觉就好了,你也别往心里去啊~”


“哎哟……你咋这么好啊。”方博气的戳他脑门,“要是我,准保把他王者荣耀给卸了,再往他饭盒里倒洗衣液!”


许大蟒憋着笑怼他:“所以啊,我们小雨有女队后援团,你活该是个单身狗。”


方博经他一提醒倒来了精神,拆开那一大包东西,乐呵呵地翻起来。


一边翻,一边嘴上还来劲呢:“哥给你检阅检阅昂。”                         


“这个哆啦A梦的退烧贴蛮可爱的嘛——‘叮当送我的,忍痛割爱给你啦。小雨早日康复!丁宁。’”


许大蟒在一边摆摆手:“丁宁不行……他可hold不住。”


张继科嫌弃脸:“你俩是挑东西呢,还是给周雨找对象儿呢?”


“哇塞,这么一大包燕窝,壕!”


方博翻过包装盒,后边还有张便利贴:“别跟那谁一般见识,他就那么个狗脾气!你……你枣姐……”


许昕瞄一下对面的大黑脸,心虚道:“这个……也不太合适……昂……”


方博赶紧又翻出一件儿,粉嫩嫩小卡片,他一瞅就乐了。


接着捏起嗓子,极力模仿97年的小少女:


“雨哥!这个韩国泡面超~~辣的!出出汗就退烧啦!陈幸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博哥我求你了快闭嘴吧。”周雨咳嗽着笑出声来。


樊振东一边给他雨哥削苹果,一边幽幽地哼了句:“风雨同周挺好使昂。”


许昕咔咔拍手:“97是小了点儿,不过你看,你跟胖儿处得多好,是吧?”


“……哥你可拉倒吧。”


胖儿投来死亡の凝视。


                     


“噢哟~~~”


方博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贱兮兮地拖了个长腔:“这个……”


说着摸出一个青花纹路的保温桶,拧开看看,喷着香的清鸡汤挂面。


还没等他蟒哥起哄呢,樊小胖倒抢在前头:


“这么有心?谁送的?”


张继科和方博互相看着,憋笑不说话。


“周雨,小时候每次发烧,我妈都给我煲清鸡汤,再卧上一把阳春面,很开胃哒。不过,我自己还是第一次做呢。好像有点咸,哈哈。早日康复哟~!”


许大蟒酸唧唧的念完了,超故意地一摊手:“哥这病号饭~白打喽。”


樊振东急吼吼地问:“谁啊谁啊?到底谁啊?”


周雨红着脸给他塞双筷子:“胖儿,你今天加练也挺累的吧?来,跟哥一块儿再吃点。”


饭香,肉香,鸡汤香,阵阵入鼻。


 “谁啊???!”


樊小胖不为所动,继续追问。


 


马龙敲门进来,一看张继科在呢,又一看满屋里嘻嘻哈哈,便知道自己多虑了。


他掏出个白瓷瓶放在桌上:“老白干儿,皓哥让我带过来的。再不退烧就拿这个擦擦,明天一准儿能训练了。”


张继科噗嗤笑了:“我这教练还没催呢,看你们龙队,净剥削人。”


马龙也不回嘴,反倒深深望着他:


“趁大家都在,你不好好儿说说?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昂?”


嗔怪语气,可眉梢眼角都藏着笑。


许大蟒贱兮兮道:“师兄,你那茶叶饼子快还回来吧,用不着睹物思人了。”


张继科歪在周雨床边上,懒洋洋道:“我这也是刚做的决定。想着世界杯完了再报到呢,谁知道蔡局这么狠,第二天就给我拉到队里,怕我反悔还是咋的?唉,本来还想带我爸妈去马尔代夫……”


方博傲娇道:“我们春节就三天假,凭啥你享清福?回来的正好!”


张继科皱着眼笑:“哟,这是终于服我气儿了?”


方博鼓着脸小声道:“没说不服你啊。”


张指导清清嗓子,换上认真神色:


“训练归训练,场上我不讲情分。”


 “可是场下,你们千万别跟我生分。”


他亮亮的眼睛划过每一个兄弟,那么诚,那么诚。


 


“歪?朱雨玲儿?”


樊振东站在走廊上打电话。


“干啥?我这打王者呢,赶紧说。”


“那个……你们女队有没有谁……用个青花瓷饭盒的……嗨呀,不是瓷的……塑料的……上面有蓝花花……”


朱雨玲在那边噗嗤就笑了:“送雨哥那个吧?你有意见啊?先冲我来!”


“你送的啊?那没事儿了。玩游戏吧昂,祝你早日当上最强王者!”


樊振东撂下电话,长长出了口气儿。


他雨哥喜欢周冬雨那款的,白白软软单眼皮儿。


朱雨玲这画风可不对。


擦了BB霜也不对。


哼~!


 


张继科初出茅庐,教练的“台词”还不太会讲。可是大家在一起这么些年,每个人的状态,每个人的毛病,他看的比谁都通透。


方博调动太慢,他便让人家打个短平快,十一分,一局定胜负。


输一局跑一千,连输三局就跑万。


几轮折腾下来,方博气喘吁吁,在塑胶跑道上几乎匍匐:


“有本事……七局……五局也行……我……”


张继科叉着腰打断他:“想想自己多大岁数儿了?再瞅瞅你这体能!还能做几年‘决胜局局长’?”


等他咋咋呼呼的走远了,许昕晃过来,扔给方博一瓶温开水。


方博道声谢,拧了瓶盖咕咚咚地灌。


许大蟒又抓个羽绒服过来,扔到方博怀里:


“张继科这戏过了吧?收拾完周雨,又收拾你……”


“许昕。”方博打断他。


“赢的越利索,伤的就越少。


老张……是想看我多打几年。”


方博抹把汗,通红的小圆脸上绽出个笑来。


 


看方博一礼拜瘦了一个圈,闫安站他对面,都不好意思赢了。


没想到,张指导接着就怼到他身上:


“怎么老走神儿!上了赛场也这样啊?等着对手钻空子?!”


“下局打不到9分,你跟方博一块跑。”


“……好嘞。”闫安厚厚的眉毛打成一个结。


林高远悄眯眯地在一边瞅着,跟他龙哥嚼舌头:


“可哥真变态……”


马龙笑着瞪他:“不变态,怎么治你们?”


 


“冬训第一周,一切顺利。”


马龙在记录本上落下一行飞舞的字,力透纸背。


许大蟒火急火燎地闯进来——


“完了完了,老秦跟张继科杠上了。”


 


张继科退役后接了个综艺节目,这周末正赶上最后一次录制。


他这次到任,除了李叔发过几条微博,还没有媒体正式报道过。张继科也大意,跟门卫招呼一声,就把节目组接他的车放进来。


面包车大门一开,涌出七八个黑洞洞的长镜头。


“怎……怎么回事儿?”


 


“来,继科,你拿着小队员的手拍一张,对,对。”


张继科拎着牛冠凯的手,假模假式地比划两下,弄完赶紧招呼小家伙“该干啥干啥去”。


“继科,你站到国旗下面,对,来讲两句。”


张继科照着台本硬邦邦地念完了,实在忍不住地催:“导演,咱走吧?”


那帮人还得寸进尺:“继科,你录一段训话吧,可以剪到彩蛋里。”


张继科不耐烦道:“我一见习教练,训什么话啊?”


                                             


话音未落,秦志戬板着脸走出来:“谁让你们进来的?”


“秦老师……是我的问题。我这就跟他们走。”


张继科拉住随行PD的袖子,阴沉道:“快走,别逼我翻脸。”


摄像师却像看惯了热闹似的,把镜头直直怼到秦指导脸上。


“教练您好,我们是……”


“继科,”老秦阴着脸道,“你的真人秀,怎么录到训练馆来了?”


“秦老师,我……唉,我这就走。”


张继科本想好好解释,可又怕呆的越久,这群人幺蛾子就越多,干脆一扭头,一手扯一个摄像往外拽。


谁知那俩摄像比狗仔队还缠人,虽被张继科扯着,却抱紧机器不撒手。


一人拍,一人录,闪光灯咔咔地亮着,逼得几个小队员撂下球拍,挡上眼睛。


“继科。”


秦指叫住他,清了清嗓子——


“国家队,不是你作秀的地方。”


张继科怔住了。


他松开跟摄像师撕扯的手,红着眼睛回过头来:


“秦老师……您就是……这么看我的?”


秦志戬自知话说重了,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又是骑虎难下:


“国家教练员,从来就不是什么光鲜的职业,我希望你明白。”


张继科冷然道:“秦指,早知道您这么想,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回来。”


 


许昕拉着马龙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张继科早已跟着车走了。


老秦盯着几个小的在那儿打球,平日温润和蔼的脸,此刻阴森的可怕。


马龙环视四周,挑了最不爱添油加醋的小胖,给他前因后果复述了一遍。


樊振东委屈巴巴地讲:“我也想劝,可皓哥拉着不让。”


王皓在一边淡定地粘拍子:“这么多摄像机拍着,就那些综艺节目的尿性,到时候不一定剪成个啥呢。你还添乱?给你能耐的!”


樊振东扁扁嘴:“可是,科哥不是那样儿的……”


王皓捏捏他的脸:“别瞎琢磨了,好好练球吧。”


又伸手拍拍马龙肩膀:“你也别操心了昂,回头我跟秦指聊。”


马龙居然低头笑了:“摔打摔打也好,继科儿……是该收收心了。”


王皓倒被他这反应给搞蒙了,半晌才笑出来:“我、我还怕你跟秦指置气呢。”


马龙温然道:“等继科儿回来,俩人把话说开,就都好了。”


王皓有点犯嘀咕:“秦指那话说的忒重,我听着都扎心。你就不怕……继科不回来了?”


马龙坚定地笑了下:“怎么可能?”


“他一准儿回来。”


 


这天晚饭点儿,马龙许昕一边一个架了老秦,出去吃火锅去。


“快比赛了,你俩可不能这么吃。”


秦志戬嘴上絮絮叨叨,还是跟着去了。


进了包间,墙壁上的电视机大敞着,在播上一季的《跨界歌王》。


仨人点完菜,正好演到张继科那块儿,他站在Beyond两位老师中间,尬尬地耍着帅。


“怎么演这个?”老秦皱了皱眉头,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许昕嘻嘻哈哈地斟上茶:“就是嘛,怎么演这个,关了关了!”


马龙走到电视机前,装模作样地摁两下开关:“哎,关不上。”


“行了你们俩。”


老秦蹩着眉呷口茶:“我还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想让我看啥?我看就是了。”


 


这节目是六月末录的。


那个燥热又漫长的夏天。


一群人挤在小小的酒店房间里,听着蔡局在隔壁接电话又打电话。


激烈的言辞透着墙壁传过来,他们屏息听着,仿佛在窥视命运的判决。


张继科拍拍邱贻可,压低了声音:“邱哥……我得出去一趟……”


可大家还是听见了。


秦志戬扬声问他:“继科,你去哪?”


张继科垂下脑袋,声音又小了些:“我……过两天回北京录节目,缺身行头。”


知道这孩子也有许多的不得已,可老秦仍有些不是滋味。


仔细想想,也就是那时候起,心底打了个小小的结吧。


说到底,他和他们,没有做同样的事情。


 


“哎,这节目你看过没?”许昕一边搅和着火锅底料,一边cue他师兄。


“没,无聊。”


他师兄嘴上嘟囔一句,俩眼却牢牢黏在电视屏幕上,仿佛溢出光来。


 


“就算生活能再来一遍,


就算世界再回到从前,


我知道我的选择,


也不会改变……”


 


背景的LED光屏上,闪回是那一年的里约,美好的像个梦。


张继科握着话筒,用了全身的力气嘶吼:


“我的选择……不会改变!”


许昕笑得哆哆嗦嗦:“张继科这高音,野生派,哦不,野兽派。”


“真傻。”


马龙噙着笑说一句,眼底却沾了些小水珠,亮晶晶的。


 


一曲终了,张继科手里握着话筒,站得笔直:


“我们中国乒乓球队,最重要的精神,一个是团队,团队的力量永远大于个人。另一个,是战胜自己,永不服输。”


底下的嘉宾们配合地鼓着掌。


此前都是些你来我往的尬聊,满屏幕场面话。可这会儿听见张继科的质朴自白,见惯了综艺套路的他们,也生出些凛然敬意。


 


伴奏带再次响起来,张继科唱的很业余,可也很动容:


 “命运给了我一只球拍,放在我的手里。


从此为勇敢不哭泣,为不平的世界叹息。


曾在墓碑上许下的诺言,用的是与生俱来的母语。


是命运还是巧合,


像扑向火苗的飞蛾,


像扑向火苗的飞蛾……”


 


肉啊菜啊陆陆续续地上了桌,老秦朝服务生大手一挥:“麻烦把电视关了吧,怪吵吵的。”


电视里,张继科朝Beyond两位大哥飞个眼:


“希望你们以后也能去队里玩儿,我教你们打乒乓球。”


电视一关,老秦虎着脸朝他俩笑:“张继科唱完了,后边咋还是张继科?”


许昕硬拗:“嗐,这谁知道,可能……服务员是张继科粉丝吧,是吧?”


说罢朝布菜的小姑娘挤挤眼,小姑娘不情不愿地点下头。


“秦老师。”马龙给他夹块鲜毛肚,温言道,“继科儿做这些事,有他自己的使命。”


老秦嘴巴塞的满当当,可还是沉沉地点了下头。


马龙察言观色,顿时换了绵软语气,撒娇一般:


“那您上回还这么说他?我听了都不是滋味儿。”


许昕故意唱白脸:“说他两句怎么了?谁让他带节目组的人来队里,瞎嘚瑟。”


马龙那边已经拨通了电话,递到秦指导手上——


“秦指,我继科儿。刚录完节目,明天就回队里昂。那天的视频、照片,我都想法儿让他们删了,您放宽心。我保证,以后万事小心,就算再有个人的商业活动,也不会牵扯到队里……”


 “继科。”


秦志戬清清嗓子:


“那天是我不好。”


“录完节目,就快回来吧,大家都在等你。”


马龙把电话重新接过来,含笑道:


“昂,我也等你。”


 


这次世界杯团体,派五人参战。


马龙、樊振东、许昕,剩下两个名额给谁,教练组一直统一不了意见。


讨论半天,定下林高远、方博、周雨——三选二,撂下谁都挺可惜。


王皓心底确实觉得周雨该上,虽说大赛成绩没那么亮眼,但近来势头猛得很,跟小胖配双打也默契。


但毕竟是八一的孩子,他得避嫌啊。


本来指望张继科帮着说两句,可这人,却跟自己不是一个脑回路:


“我觉得……该让林高远去。”


“告诉他,这是最后一个机会,抓不住,一切就完了。”


张继科认真道:“可是如果抓住了,也许就能治好他这心病。”


 


最后还是吴指导拍了板,按近年大赛的硬指标来,定下林高远和方博。


“高远是亚洲杯冠军,奥公冠军,他该去。”


“继科,你那些话很有道理。虽说忠言逆耳,但务必原模原样地讲给他。”


这消息一公布,林高远当即撂下话:“春节我不回家了。”


刘恒指导顿时有点局促:“高远啊,教练挺想陪着你练的,可今年家里老人身体……”


林高远呲着牙笑:“没事儿教练,哪能耽误您回家!我自己找人。我主要是怕一离开队里,人就松下来。留在这儿,哪怕冲着墙打,心里也踏实。”


樊小胖也仗义,跟着道:“我也不回了,林高远,咱俩练。”


“别啊,小胖你机票都买了。”


周雨甜笑道:“还是我留下陪练。我爸讲好来北京看我的。”


方博挠挠头:“嗨呀,你们这样搞,哥很尴尬啊。”


张继科戳他后脑勺:“还有更尴尬的呢。”


说罢,回头朝那俩小家伙笑:“我也不走了,跟你俩在这儿。”


 


2月16日,大年初一。


张继科起了个大早,跟周雨去吃早点去。


“科哥,你生日,我请你吃长寿面。”


张继科坏笑着怼他:“长寿面哪有鸡汤面好吃。后来怎么样?没回请一顿儿,好好谢谢人家?”


周雨红着脸道:“……哥你净八卦。”


张继科继续逗他:“你要是有那个意思,就跟哥明说,哥真能帮你。”


“哥,真正打出成绩之前,我还不想考虑这些。”


周雨一板一眼道:“我觉得最近状态挺好——手稳了,心定了。我得抓住这机会好好儿涨球,可不敢分心。”


张继科朝他暖暖地笑:“这次世界杯,皓哥想给你争取下的。”


周雨坦然道:“就算‘争取’到了,也算不上实至名归。我明白皓哥的心思。我会好好儿训练,下一次,用成绩说话。”


“好样儿的!”


张继科卷起一筷子面送进嘴里,闭上眼,浮夸地双手合十:“三十岁第一个愿望,送你啦。”


“祝周雨今年多涨球儿,拿个单打世界冠军回来。”


 


“周雨,都不给可哥买个蛋糕,许这愿能灵嘛?”


张继科冷不丁吓一跳,睁开眼,林高远抱个大蛋糕进来了。


后边跟着马龙,一手拎着一大袋包好的饺子,眉眼弯弯地朝他笑。


“龙……你没回啊?!!!”


“鞍山今年太冷,干脆把我爸妈接到北京来了。”


马龙把两袋子水饺墩在桌上:“我妈昨儿包的,特地给你们带过来。里面还放了好几个白砂糖的,说继科儿今天生日,图个好彩头,甜甜蜜蜜。”


张继科笑成了山核桃:“可替我好好儿谢谢阿姨。哎,我一光棍儿,跟谁甜甜蜜蜜啊~”


马龙笑着把手机递给他——


“你爸可又写诗了,你瞅见没。”


 


@獒了个爸:


新春万家暖意洋,


年夜孤居空荡荡。


大将情怀为国忙,


吉人自有好福相。


儿行千里父虽忧,


子将展翅再起航。


生辰在即诚许愿,


快添红袖凑成双!


 


张继科嬉笑道:“哟,我爸长进挺快,都会藏头了。就是比起我还差点儿。”


周雨以牙还牙,坏笑着推推他:“哥你瞧见没,快添红袖凑成双!”


B站少年林高远顷刻间福至心灵,扬起并不存在的眉毛:


“急什么,竹马成双也是双!”


 


这天晚餐时分,留队的人都凑在一起,给张继科过生日。


马龙揽着张继科自拍了一张。


蛋糕,蜡烛,热气腾腾的大饺子,眉眼弯弯的两个人。


照完相、吃饱喝足,一群人凑一块儿看湖南卫视的新春演唱会。


马龙抱着手机在墙角呆着,谁叫也不来,连蔡依林的趴都错过了。


良久,才红着脸过来推推张继科:“看微博。”




“给三十岁的继科:


  是命运还是巧合呢?有时候我也在想。


是命运给了我们这只球拍,是巧合让我们站在了彼此身旁。


咱们都走过了最山巅的疯狂,咱们都挺过了最谷底的迷茫。


你曾经在歌里唱——我们是扑向火苗的飞蛾。


可我觉得不该是则样,咱们哪有那么悲怆。


是破茧、涅槃,是重生而后翱翔。


继科,你在我心中还是那个勇敢的少年:永不服输,常怀希望。”


 


“马龙,你今天咋这么矫情?”


“还压了点儿韵呢,不错昂。”


张继科大大咧咧地说着,却不由得吸了吸鼻涕。


 


周雨刷了下朋友圈,樊振东又发了首全民K歌。


“小胖干啥呢,咋又发歌儿,又五月天。”


林高远八卦兮兮地笑:“前儿花滑队那小姑娘也发了,投其所好嘛。”


周雨白他一眼:“就你脑洞大。”


前奏响起来,小胖字正腔圆道:“这首歌,送给我的科哥,我们的张指导。”


 


期待一种永恒 


即使伤痕 也奋不顾身
生命从没有黄昏


下一站,你的第二人生。


……


 


张继科热着眼睛在下面回复:“小胖最可爱,这是哥今天收到最好的礼物。”


马龙气鼓鼓道:“我那蛋糕白买了?微博儿白发了?”


周雨听得泪汪汪的,吸溜着鼻涕道:“哥我也给你录一首去!”


“……得了吧,你送吴灏那《再见》,人家到现在还有阴影呢。”


 


期待一趟旅程,精采万分。


你的第二人生。


 


(~完~)

评论

热度(452)

  1. 潜水ing天米坡小贱蝶~ 转载了此文字
  2. three_to_five_z天米坡小贱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