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e_to_five_z

【獒龙/胖雨】靠谱兄弟(清水现实向,一发完)

天米坡小贱蝶~:



(づ ̄ 3 ̄)づ中秋快乐呀,亲爱的小读者们!!!




来自并没有假期的海外狗~~(挥挥手)




老规矩,不要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比心心~




周董的电影名借来用用啦,我心里的他们,就是最靠谱的兄弟。




1万plus预警,轻易不来,来就多写点儿。




在呐~不出坑。




==========正文分割线==========




小向鹏进一队那天,随身带了块老拍子。




木头手柄有些脏兮兮的,胶皮边缘也褪了色。换器材已经一年多,可这个“老伙计”,他总也舍不得丢下。




看到这块拍子,就总想起第一次打全运会的时候。




球台对面,矗立着他一整个童年的英雄梦想——




张继科。




击败他,成为他。




“好好儿打,多拿冠军,早点来国家队昂~”




大英雄那双凌厉的眉眼,笑开了也温柔。 




小向鹏的手指头,小心翼翼地拂过去又拂过来:一块蓝盈盈的旧海绵,掩在陈旧的木纹之间,密匝匝的胶粒在太阳底下透着光,仿佛一道道年轮。




 




“今天可真热闹。”




 樊振东的小圆脸贴在窗玻璃上,对着那群欢蹦乱跳的小家伙,瞧了又瞧。




 林高远故作忧郁地长长叹口气——




“他们都是大循环刚升上来的。最老的一个,还不到十七岁。”




 樊振东配合地晃晃脑袋:“唉,咱们老了老了。”




 周雨捧着手机,自顾自的打游戏,听着他俩满嘴跑火车,嘴角扯出个笑来。




 一颗心却是悄没声儿的沉了下,泛起丝丝点点的酸,不露声色。




 




 那俩人往窗外再一瞥,他们龙哥一身轻装,正在楼底下晨跑呢。




 小弟弟们瞅见马龙,立马严肃紧张起来,“龙哥好”、“龙队早”地乱叫一阵,宛若新兵蛋蛋见了大将军。




“龙哥都不服老呢,咱们哼唧什么。”林高远笑嘻嘻露出一口兔子牙,“亚锦赛刚拿了冠军,离世锦赛还俩月呢,他这就开始练体能?啧啧,真变态啊。”




 樊振东本来咔哒哒地嚼着薯片,这会儿嘴巴却突然停了,垂头半晌,幽幽来一句:“咱们也得开始练了。”




林高远脑袋摇的像拨浪鼓:“好不容易歇俩礼拜,你要练自己练昂,可别拉上我。”




话没说完,就看见周雨深深地盯着他,林妹妹委委屈屈地一掩嘴,思忖着自己哪儿又说错话了。




樊振东把薯片筒墩在桌上,起身道:“不说我都忘了,咱体能教练快休假了,我先去找他一趟。”




“……樊振东,你认真的啊?”




门重重地关了。




 




“高远。”




手游里的BGM依旧聒噪地响着,周雨却忽然唤起林高远的大名,一脸郑重神色:




“这次亚锦赛回来,小胖状态一直就不对。以前输龙哥,也没见他这么丧过。




  世乒赛就在眼前……他想赢……太想赢了。




  之后封训,你多开导开导他。让他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




林高远听着一连串儿的叮咛嘱咐,不禁有点懵圈:




“你……自己开导他……不行啊?”




对面那人倒不说话了,噼里啪啦又打起游戏来,一对大眼睛藏在刘海儿的投影里,看不出神情。




 




“秦老师,你别瞒我,继科儿到底哪去了?”




“刚跑完步啊?瞧这一身汗。”秦志戬含着笑打岔,“赶紧回去,别在风口杵着,当心感冒了。”




“能不能只告诉我?我保证,绝对不告诉别人,许昕都不告诉。”




“继科儿……有自己的安排。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决定,他心里有数儿。马龙,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备战这次世乒赛,别瞎想。”




“什么安排?人间蒸发的安排?谁的信息他都不回,亚锦赛也不参加,眼瞅着封训又快开始了,就算是……”




马龙咬咬牙,终于还是开了口——




“就算是……退役……也不该……”




说着喉头一紧,眼圈儿唰一下就红了。




秦志戬轻轻环住马龙的肩膀,半晌无话。




 




“喂,妈,我挺好。上次问你的事儿,打听了吗?”




女队正好约着组团儿吃午饭,陈梦本来压低声音接电话,可一说到这儿,满桌人都齐刷刷地转过了脑袋。




“继科他们一家子一块儿走的,听说是出国,这都走了个把月了。局里的人说,吴灏上礼拜也看他去了。”




“去哪儿啊?”陈梦追问。




“看他们都勉勉强强的,我也不好细问,显得怪不识趣儿的。”




陈妈妈话锋一转,倒换了轻快语气:“还有个事儿,你权当笑话儿听昂,可别出去说。”




“= =你讲呗。”




“前几年,继科不是想撮合你和他同宿舍那个小伙子么?八一的,还挺精神那个?你爸嫌人家成绩不出众,又怕在队里惹闲话,就给回绝了。”




“……哪儿跟哪儿啊,妈我吃饭呢,没事儿挂了。”




大梦梦由衷地翻了个白眼。




“别啊,没说完呢。听范瑛讲,八一那边现在缺教练,想破格把这小子招过去。部队待遇好,又给升军衔儿,下半辈子是牢靠了。啧,你爸在家长吁短叹呢,说当年太武断,给你拒了一段好姻缘……”




老妈又絮叨了些什么,陈梦一句都没听进去,方才的消息仿佛一个巨浪拍下来,砸的她直发蒙。




“我俩就哥们儿!不……这不是重点。妈,你靠谱吗?那人现在还在队里训练呢!”




“说是各方面都谈妥了,就差签约了。运动员吃的是青春饭,那孩子也不小了吧?满打满算还能拼几年?转业不是早晚的事儿。八一那边对他厚道,跟王皓当年一个待遇,他为啥不去?傻啊?”




“……妈,先不说了,我晚上打给你。”




 




扣了电话,陈梦心事重重地落了座。




刘诗雯小心翼翼地瞅她,一不留神筷子都碰掉了,噼啪一下,惊着心的响。




丁宁给朱雨玲递个颜色,小猪会意,给陈梦续了杯饮料,轻声问——




“还好吧?”




“没事儿。”陈梦轻轻呷口饮料,“科哥还是没消息。”




“省队那边也问不到?!”




刘诗雯脱口嚷出来,又自悔莽撞了,红了脸小声道:




“这人……到底什么情况啊?”




“说他们一家去了国外,具体去哪儿,我妈也不知道。”




丁宁听见这个,知道张继科跟家人在一块儿,至少没出变故,倒也松了口气,朗声道——




“说不准是出国旅游,咱们也别瞎操心了,赶紧吃,下午还开会呢。”




“真没事儿啊?”




朱雨玲侧过头,瞅着陈梦的丧气样儿,问的小声又小心。




“……没事儿。”




 




女队熙熙攘攘一行人回来,正撞上樊振东,满脑袋的汗,在太阳底下一圈圈儿地跑。




“我们小胖越来越瘦喽,以后,都不好意思叫你小胖啦。”刘诗雯递张纸巾给他,打趣道,“以后晚上再跑吧,眼看就入夏了,晒黑了事小,中暑了咋办?”




“还是枣姨疼我!”




小胖笑嘻嘻擦了汗,一板一眼道:“体能教练说了,我耐力还是差一点,打到后面几局,状态总是有波动。体重再减一减,对大腿和脚踝也能少点压迫。以后我打算每天都跑,你们有没有一块儿的?”




丁宁摸出手机,给小胖咔嚓拍了张大特写,小家伙跳着脚抗议——




“姐你拍我干啥?我这一身臭汗呢!”




“我得把这张洗出来,贴女队训练馆里,让她们看看我们小胖这觉悟!胖儿啊,你这些姐姐妹妹,成天嚷嚷要减肥,结果呢,一个比一个懒!”




“宁姐净怼人!!”




姑娘们吵吵闹闹地走远了,陈梦却落在后头——




“胖儿,世乒赛名单,你们男队出了么?”




“没呢,上面不让搞直通了,所以一直悬着。日本那边跟咱们接洽,想说这次混双,让龙哥和石川配。男双应该还是我和昕哥。不过,皓哥说了,雨哥、博哥、还有林高远,也有机会。”




“周雨……最近挺好的?”陈梦试探。




“挺好的啊~”小家伙不明所以地笑,“亚锦赛我刚跟雨哥拿了男双冠军,其实世乒赛……还是最想和他配,老搭档,默契嘛~!”




陈梦瞅着樊小胖儿笑开的脸,话到嘴边,到底还是咽了下去。




 




“哟呵~陈梦,打听谁呢?”




方博颠颠地跑过来,一脸八卦兮兮的笑。




“……要你管!”




陈梦看方博一脸傻笑,啥也不操心,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卯足了劲儿怼他——




“你方博还能主动跑圈儿?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吧。”




方博叹口气,脸上还没心没肺地挂着三分笑意:“我这手刚打了封闭,封训前都摸不了拍子了。所以啊,来跑跑圈儿,图个心里踏实。”




陈梦瞅他这可怜样,气儿倒也跟着消了。




“别打岔啊~刚悄咪咪打听我们小雨呢?早跟哥说嘛!”方博贱兮兮道,“周雨好追!请哥吃饭,哥帮你。”




“……滚蛋!!!”




 




“胖儿,你刚冲澡呢?敲半天门儿都没人应。”




“龙哥……你怎么来了?”




 樊振东一边擦头发一边把门打开,迎他进去。




“我刚跟秦指提了一下,想让你当副队长,封训就上任。”马龙噙着笑拍拍他肩膀,“秦指说,让我征求下你的同意。”




“啊?”小家伙愣愣地眨了眨眼睛,“为什么……这么突然啊。龙哥你……不是……一直做的很好嘛?”




“最近比赛多,又新来了小队员,各种乱七八糟事儿太多,我是真忙不过来。这次封训,我半道儿就得去日本,你知道的。”




马龙眼睛一闪一闪的,倒不像是撒谎。




“那……行吧。”樊振东战战兢兢点了下头。




马龙笑嘻嘻揽住他:“自信点儿,你做这个副队长,大家都服气。”




 




那边厢,秦志戬拨起了国际长途——




“马龙刚跟我说,想让小胖当副队长,世乒赛后,就接替他做队长。




 那天我们出去吃饭,他还拉着昕子说呢,让他早点独当一面。




 马龙是想退了。这孩子嘴上不说,可我心里知道。




 好孩子,你帮我劝劝他。




 不拘用什么方式……




 是你,就好。”




 




夜已阑珊,陈梦带着几个小姑娘,按教练的吩咐,加练步法。 




弧圈球噼里啪啦满场飞,几个小时下来,小丫头们个个儿体力透支,四仰八叉地瘫了一地。 




孙颖莎进队早、成绩又拔尖儿、跟陈梦也亲厚,知道这些小妹妹心里苦,便壮着胆子、替她们撒起娇来——




“梦姐,明儿还这么练吗?要亲命了!”




“她们还没叫苦呢,你这个大师姐倒先哼唧上了。”陈梦伸手戳她脑门儿,“这样吧,最近《秋蝉》热播,你们不是个个儿都迷任嘉伦嘛?这周都给我好好练,周末我把他叫到队里来,跟你们签名合影!”




“哇啊!!!!!”




小丫头们这下不叫苦了,一个个蹭蹭地坐起来,眼睛里都闪着星星。




任嘉伦要拍徐静蕾的新电影,《二八年上》,讲的就是乒乓球运动员的故事。其实他早跟陈梦讲好了,这周末要来国家队“体验生活”。




这家伙眼下火的如日中天,不如就顺水推舟,满足一下小妹妹的追星梦喽。




陈梦戳开微信对话框,发了三个吐舌头的调皮表情:




“周末记得来女队逛一圈儿,小超人!”




那边的人回过一条语音,却是答非所问——




“我跟周雨喝酒呢。”




“他要退役,你们队里都知道么?”




 




“胖儿,胖儿,醒醒!”




方博捏着樊振东肉嘟嘟的小脸,把人从床上薅起来。




“……哥,大半夜你干嘛啊?!”




“林高远呢?”




“他发小儿来北京,请假当地陪去了。”




“快,跟哥走,有你雨哥的惊天大八卦!!!” 方博咋呼道。




“啥乱七八糟的?哥你脑子也打封闭了嘛?”




樊振东嘴上吐槽着,可心里到底还是有点小好奇。边揉眼睛,边跟着他博哥下了楼。




“陈梦那天还跟我装呢!切,深更半夜的,她跟周雨俩人还在宿舍楼底下晃荡!非奸即盗!”




方博叉着腰说的正欢,就被小胖一把拽到了树后面,紧紧捂住嘴巴。




定睛一看,一男一女并肩走过来,倒还真是周雨陈梦——




“任国超……他嘴也太快了。”




“周雨,你真决定了?不后悔?”




“也许……将来真的会后悔吧。”周雨低头笑了笑,“可我已经二十七岁了,离东京只剩下一年,还有多少机会,我心里清楚。”




“别放弃啊你!这次世乒赛,咱们好好打。二十七怎么了?方博也二十七,手腕打多少针封闭了,还留在这儿搏命。闫安也二十七,人家机会还没你多呢,不也……”




“陈梦。”周雨沉静道,“咱们不可能当一辈子运动员。皓哥和涛哥为这事儿吵好几回了,我不想他们为难。”




 




樊振东听到这儿,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只觉得鼻子发酸,眼眶发烫,想上前问个究竟,倒被方博给拽住了。




从八一队,到国家队,在樊振东心里,那个人是最坚定而温暖的存在。




一路陪着他,从小男孩,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樊振东和周雨,是继王涛和刘国梁之后,历史上第二对男双卫冕冠军。




周雨不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左手,可他们有天下第一好的默契。




那会儿,樊振东在他雨哥的微博底下留言,说四年以后,咱们要拿三冠王。




周雨回他说,那时候就打不动了。




明明是扎心的话,他却配上个掩嘴嬉笑的表情。




彼时的樊振东,还未领悟岁月的残酷。




他大他五岁。




他总要先走的。




许是那人平日里太过乐观温柔,从不曾袒露一星半点的迷茫与疲累。




于是这场离别,变得格外猝不及防。




 




“陈梦,这事儿,你别再跟别人说了啊~特别是……男队……小胖……”




周雨又笑笑,路灯光落进他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




“前面还有世乒赛,我想安安静静的走,别弄那么感伤。




  我希望……最后一声拜拜……能轻轻松松的说出来,就像……就像是每天训练完了,大家各自回屋儿一样。”




  陈梦瞧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自己眼圈儿倒先红了:




“这些天……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别在心里憋着。不方便跟他们说,那就跟我说吧。”




“谢啦。你快回吧,挺晚了,抓紧休息。”




周雨朝对面的姑娘用力笑了笑——




“我挺好的,放心吧。”




 




等周雨上了楼,陈梦绕到树后面,拎着方博耳朵把人给揪出来:




“方博!我早看见你那张大脸了!现在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吧?你高兴了?满意了?无!聊!……”




连珠炮似的骂完了,才看见树影底下还站着一个人:




“小胖……”




小家伙一双眼睛肿肿的,见她来了,便飞快地低下头抹把脸,欲盖弥彰。




 




封训前,国乒队在北京筹备了一场热身赛。




秦老师说,这是为了“查缺补漏”。赛后分析总结,之后的训练才能更有针对性。




花名册上的四大主力变成了三大主力——那个人走了,可他的位子,还没有人能当之无愧地取代。




“第一场安排我打谁?不是周雨吗?怎么没写名儿啊。”




马龙正迷迷糊糊地嚷着,小胖和王皓并肩走过来。




这爷俩儿全无平日里言笑晏晏的默契,你瞪我、我瞪你,眼风里都带着火星子。 




“世乒赛我要跟周雨配双打,我一定要。”




“你这孩子今儿来劲了是吧?犯的什么邪?”王皓狠狠一拍球桌,“敢情在国家队你樊振东说了算?”




“皓哥,我就这一个要求。另一组报龙哥和昕哥,总是稳的吧?龙哥体力吃不消的话……我可以替他去日本,打混双!”




“……滚!”




  马龙本想上去劝和两句,看这架势,也只能远远观望了——他可从没见过王皓跟小胖生这么大的气。




  樊振东再抬起头,小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我什么都知道了。只差一个月……应该……没关系的吧……”




“嗯?”王皓心里咯噔一下。




“咱八一队……招人……就那么急么?”小胖抬手把眼泪抹了,堆出个乖巧又可怜儿的笑来,“就……就通融一个月……让雨哥参加完世乒赛再走……不行么……”




“谁告诉你的?”王皓沉着脸扳住他肩膀。




“没人……我自己不小心听着的。”




“我劝了周雨一个月,没办法,涛哥的话比我的管用。”王皓重重叹口气,“胖儿,竞技体育本来就是很残酷的东西,年纪渐长,机会有限,再好的兄弟,也总要各谋各的路去。”




“我跟雨哥配了这么多年双打,最后一次……我希望是这一届的世乒赛。皓哥,算我求你。”




王皓看他这样子,一颗心早已软的不像话,却是梗着脖子,硬硬吼出来——




 “马上世青赛选拔,八一正缺人。周雨签了合约,五月就得到任,这是命令。”




 “樊振东,调整好心态!意气用事,配不上你世界冠军的头衔!”




 




待樊振东跑圈去了,马龙方才走过来,拍拍王皓的肩膀。




“周雨回八一当教练?起先他找吴灏打听档案的事儿,我就觉得不对,可也没细想。这孩子瞒的真好,昨儿还跟我这练多球呢。”




“周雨心思细,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着。唉,也不知小胖从哪听来的。”




王皓侧头看着马龙,眼睛里不觉就雾了一层水汽——




“龙啊,有些话,我跟胖儿没法说。其实……周雨走了,我比谁都恨。”




“皓哥,小胖是个明白孩子,他会理解你的。至于周雨……”




马龙低下头,轻声道——




“要是继科儿在,兴许还能劝劝他。”




 




星期天,训练馆里一反常态的热闹。明明是男队的场子,倒涌进一堆叽叽喳喳的小姑娘。




周雨领着任嘉伦进来,瞧他手上那板子旧的不像样儿,干脆递了自己的给他:




“你们剧组可真抠,这什么破木头啊?还有倒刺儿……以为贴个贴纸就能冒充狂飙龙啦?”




“哪儿啊,还没开机呢。我上部剧刚杀青,从横店活动室随便拿了块拍子就来了。”




“哦?那你挺敬业的嘛。”




“这么好的剧本,我可不想演砸了。”任嘉伦耸起肩膀笑笑,“这辈子没当上世界冠军,在剧里过过干瘾也好。”




说完了,又深深望一眼周雨。




周雨心里明白,这小子话里有话。




 




第一回见任嘉伦的时候,他还记得。




“哇塞,你是八一的啊?我当年最想进八一队了!”




“国家队……国家队是什么样的啊?”




彼时的大男孩抓着他的手臂摇了又摇,大大的眼睛里藏着星星。




周雨离巅峰尚远,可他脚下的位置,也是多少人不曾企及的彼岸。




弥足珍贵。




 




周雨使劲儿甩甩脑袋,努力不去想这些,瞧见孙颖莎一脸花痴站在最前头,便朝她招招手,嬉笑道——




“来,莎莎,教他反手拉一个,最唬人的那种!”




小丫头蹦蹦哒哒的上去了,周雨退到后头,一侧脸,朱雨玲站在他边上。




“哟,你咋来了?没听说你追星啊。”




小猪对这位当红小鲜肉着实没什兴趣,不过她早憋了一肚子话,正好逮着周雨问个清楚。




“最近训练不太顺,跟她们过来闹一闹,权当解压了。”




“这可不像你,”周雨讶异的笑笑,“从前觉得你心态最好,什么压力也压不垮你,这点儿,你比陈梦强。”




“说的就是她,”小猪懊恼地抓抓脑袋,“这两天陈梦跟丢了魂儿似的,总不在状态。还拉着我问了好几次:说什么有一天她退役了,我会不会很难过……你说她这瞎琢磨啥呢。”




“……”




周雨局促地挠挠头发。




小猪看他反应,心下更加明了,继续不露声色地说下去——




“还有那个樊振东,本来我俩混双练的好好的,前儿非让我去跟林高远配。他还想打报告,替龙哥去日本……这不有病嘛?他乐意,人家石川还不乐意呢!”




“啊?”周雨愣了,“这次世乒赛对他那么重要,他瞎折腾什么?”




“是啊,听那几个新来的小孩说,昨天小胖去找皓哥,非要跟你配男双,俩人在训练馆吵的好凶,还是龙哥去劝的。”




“我找他去!”




周雨正要走,朱雨玲拽住他衣角,小声道:




“雨哥,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退役?”




周雨怔在原地。




“我一开始以为是科哥,听了昨天的事儿,才想到是你。




  雨哥,这么多人都劝不住你,我也不多嘴。只不过,马上封训了,大家都绷着一根弦……”




“我知道。什么时候走,怎么走,我会处理好的。耽误大家备战,也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事。”




周雨回头朝她温温地笑:“我这就去找小胖,跟他好好谈谈。明天,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业务搭档!”




“雨哥……”小猪望住他叹口气,“你自己也要好好的。”




“一定!”




 




一路晃到隔壁球馆,周雨做足了心理建设,却没找见樊振东的影子。




徐晨皓告诉他,皓哥看胖儿实在不在状态,索性带人喝酒去了。




周雨听着,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不安宁,往门边一靠,掏出手机胡乱地刷。




不经意戳开微博,热搜榜上赫然三个大字——张继科。




就在刚刚,一个尘封多年的唱吧号,破天荒的更了新:




恶魔的噩梦。




点开听听,闷闷的男低音,吐词间还带点海的味道,不是他张继科,又会是谁呢。




张继科没有消息已经很多天,焦虑不安的小粉丝们,听着这首突然降临的歌,如获至宝。




甚至都忘了惯性Diss这个唱吧号的原主人公,以及那群同样欣喜若狂的“CP狗”。




 




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个人,伸手摘下他一只耳机,绽出个很大很暖的笑来。




“龙哥?”




“来,咱俩一块儿听。”




马龙没等他回应,就把耳机插进了自己耳朵。




前奏响起,是Eason的《富士山下》。




唱吧头像再不是那个傻兮兮的旺仔脑袋,被人应景地换成了富士山的剪影:




灰蒙蒙的天儿,白云扭捏地藏在山麓之间,太阳仿佛还睁不开眼睛。




雪霁初晴。




马龙轻飘飘哼一句——“这人可真无聊。”




嗔怪语气,却笑的眼睛都弯起来。




 




拦路雨偏似雪花,饮泣的你冻吗




这T恤我共你磨到有襟花




再多波折也不怕,怎么始终牵挂




几番征战后我车你归家




 




原谅我不复风华,伤口应要结疤




回忆铺满心底 分别才害怕




如你我齐驱并驾,佳话终将风化




一生一世这一句多像梦话




 




谁都只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幻梦里找不到你感伤眼眸




胸怀坚硬像石头,荣光褪尽也不逃走




我绝不罕有,竞技场绕过一周




疯过就足够




……




歌词改的七七八八,传唱最广的那一句,也被他给略去了——




“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马龙听粤语歌儿不多,可他听得出,这人藏在蹩脚广东话里的深意。




樱花开了几转,世事几多变迁,可东京依然写在他俩的未来企划里,熠熠闪着光亮。








身边的小弟弟哑着嗓子,一字一顿地问他:




“科哥……他还没放弃,对吗?”




马龙朗然一笑,笑的眼睛都红了。




他伸出手,牢牢揽住周雨的肩:




“是,他还没放弃。




所以……咱们也不能。”




 




“你俩这干嘛呢?”




林高远刚练完球,挂着毛巾出来,瞅着他俩一脸的嫌弃:




“一人一个耳机,谈恋爱啊?”




“……去你的!”周雨瞪他。




“好好好,二位息怒,我赶紧回屋了,你俩听归听,可别唱啊……”




马龙伸手把人拦住,凶道:“这就走了?谁跟我说今天要加练的?懒蛋!”




“嗨呀,我也不想啊,皓哥给我打电话,说小胖喝挂了,让我回屋去看着他。龙哥,你要怼怼樊振东去,新上任的副队长,热身赛前两天跟这儿买醉???”




“大中午的,他喝什么酒啊?”马龙一皱眉,“周雨,你跟高远一块儿去。”




“我……”




“就是嘛,雨哥你劝劝他。”




林高远呲着兔子牙,一脸状况外的笑:




“不就是花滑队那姑娘没回他微博评论么,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没出息了……”




马龙对准他后脑勺,狠狠弹了下——




“闭嘴吧你!”




 




周雨进门的时候,小胖大字型躺在床上,圆圆的小脸儿烧得通红。




林高远给他垫个枕头,白眼道——




“大肥啊,你说说你,轻易不犯诨,一作就作个大的……皓哥刚在电话里可生气了,说本来想跟你好好谈谈,可你就知道闷头喝酒,跟个小混蛋一样。”




“雨哥……我找雨哥……”




小家伙翻个身,肉嘟嘟的小手在半空中胡乱地抓。




“我在这儿。”




周雨刚探出手,便被他狠狠一拽,踉跄了好几下才在床边坐稳,差点没摔进他怀里。




“哇……哇塞。”




林高远闭嘴惊艳,识趣地出门倒水去了。




“雨哥……你……什么时候走啊……”




“快睡吧,酒醒了,哥好好跟你说。”




周雨捏捏他小脸,柔声安抚。




“从小儿你就爱捏我脸……现在都没几两肉了……还捏呢……”




小胖儿撅嘴笑了笑,笑没两下又委屈起来:“现在想想……亚锦赛那场……是咱俩最后一场双打了。”




小胖冲着天花板叹口气,半晌,又傻兮兮咧开嘴——




“又把球打你头上了……雨哥……不怪我吧?”




“这次,我没笑喔。”




周雨听的鼻酸,拉了他的手,温然道:“最后一场,咱们赢了。哥没有遗憾了,真的。




咱们赢了龙哥呢,多带劲儿。”           




 




林高远端了热水进来,没听见上下文,气鼓鼓道:




“亚锦赛?那是赢了龙哥和我好嘛!你们当我不存在哦。”




呃……




这两个人,好像确实当他不存在的。




“跟你一块儿上场……我心里特别有底……”




小胖瞅着他雨哥,怔怔地笑,都笑成大小眼儿了:




“跟你一块儿打,我就什么都不怕。龙哥……龙哥我也不怕。”




说罢,便紧紧勾住周雨的小指头,湿漉漉的眼睛眨也不眨——




“我说真的。”




 




“方博,”许昕哐哐砸门,“老张有消息了!!!”




“啊?”方博嚯一下把门拉开,许大蟒猝不及防,差点来个大马趴。




“我和姚彦把小鹅给绑架了,大力哥这才肯说的。”




“你们……够狠。”方博竖起大拇指。             




“这事儿复杂得很,估计说了你也不明白。不过,总归是好消息。”




“老张他不会走。而且……”




许大蟒灿烂地笑了笑:“而且,咱们很快就能见着他。”




“那快跟马龙说去啊,瞧你师兄这些天拉着个脸,都快抑郁了。”




方博心下一松,却超故意地翻个大白眼:“我才不想见他呢,好不容易得几天清净,他一出来,那帮疯粉儿指不定又怎么怼咱们。”




“得了吧,以为我不知道啊,前儿谁喝了酒抱着老肖哭呢。”许大蟒一挑眉毛,“他们几个还发朋友圈儿了,哎,别是给你屏蔽了吧。”




说罢打开微信,给“流氓抠脚”传了张图。




图上的人喝成烂泥一摊,哭唧唧地腻在肖指导身上,一对大眼泡儿又红又肿,还挂着两道黏糊糊的大鼻涕。




“……许昕!给我删了!!!”




“……我删了有啥用。”许大蟒耸耸肩,“徐晨皓那儿还有小视频。啧,等老张回来,得拿给他好好瞧瞧。”




“徐晨皓!他皮痒了是不是!你等着,我收拾完他再收拾你……”




“他去小胖屋了,听说小胖今儿跟皓哥出去,也喝高了。啧,胖儿的黑图,可比你的有收藏价值,物以稀为贵嘛。”




方博一反常态没跳起来打他,却是苦着脸愣在原地。




“你……傻啦?”




  许昕一双大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嗐……都怪我!”




  方博狠狠跺了下脚。




“怪你啥?又帮小胖出歪招儿了?我都说了,你们一个个的,别去人家姑娘微博底下叽叽歪歪,给人家吓得……”




没等许昕叨叨完,方博儿便拖着他跑了——




“走,看看小胖去!”




 




一群人呜呜泱泱挤进屋,倒把林高远吓了一跳。




徐晨皓捏着手机,小心翼翼地问:“雨哥,你真要走啊?”




“啊?走什么?去哪儿啊?”许昕和林高远二脸懵逼。




方博走过去,轻轻拍拍周雨肩膀:“别瞒大家了,什么时候走,哥几个好好送送你。”




周雨舒眉展眼,朝他们粲笑道:




“谁说我要走了?”




……




“雨哥!”




小胖儿乍听见这话,酒醒了大半,唰一下坐起来,蹭一伸胳膊……




周雨还以为要来个深情涌抱,这臭小子却把他手机摸过来——




“你现在给涛哥打电话,不然,就是诓我!”




方博看得好气又好笑,使劲儿捏捏那张小胖脸:




“这么鸡贼?你小子真醉假醉啊?!”




又忍不住,朝周雨背上招呼了一巴掌——




“哥都惆怅了好几天要失去你了,tm又不走了?!”




“是,不走了。”周雨拿过手机,当着樊振东的面儿解了锁,傲娇道,“你们一个个这么多戏,我怎么走啊。到时候世乒赛出了岔子,我周雨不成千古罪人了?唉,这会儿打电话过去,涛哥怕是要被我气死。”




徐晨皓打趣儿道:“涛哥念叨了这么些年,周雨是当教练的好苗子,特有耐心,还懂调动。你跑得了这回,准保还有下一回。他老人家啊,不会放你走的!”




小胖挂在他雨哥肩膀上,沉沉道:“当教练的机会还有千千万,可上战场的机会,一转身,就再也没了。”




待周雨重重地点了下头,他又笑出一口小白牙来:




“不走啦!小雨不走啦!”




周雨扶额苦笑:这孩子,怎么好一阵熊一阵的。                     




也罢,披荆斩棘的小英雄啊,唯有在他面前,才最像个孩子。




 




林高远勾住许大蟒胳膊,撇嘴道:“哥你眼镜借我带会儿。”




“干啥?”




“眼睛疼!!!”




 




  周雨跟王大团沟通了好半天,又看着小胖睡下,才顾上回任嘉伦那一长串微信——                  




“周雨,你哪儿去了???”




“连羽毛球队的都跑来了……签名合影算是没完了……哥都成吉祥物了……”




“谁发朋友圈了?怎么铁饼队的都找来了?!!!”




“来!救!我!啊!”




 




法兰克福 - 北京。




张继科也没去做多机密的事儿。




只是联络了德国的一位外科专家,做了一系列的理疗,外加两个微创手术。




小半年的功夫,算是把全身上下这些新伤、老伤,好好儿的修复了一个遍。




托波尔牵线,他还找了德国的体能训练师,在治疗期间,复健也没落下。




前些日子,吴灝带了尹霄指导去找他,三人商量着做些技改,加强旋转和控制,减少了对速度和力量的过度依赖。




下飞机前,张继科掏出手机,揽着吴灝来了张自拍——




“这回,你信我么?”




吴灝笑嘻嘻看着他:“我一直都信。”




“我出去康复训练这事儿,总局一直没给批文,这一回来,只怕要给大家惹麻烦。”




“别想那么多,秦指说了,天塌下来有他顶着。再不济,还有乒协呢。”




“这两年什么情况你也知道,上面一堆屁事儿,大家说句话都得陪着小心。我有意瞒着,一怕舆论发酵,二来,也怕牵扯太多人……”




“行了,别拉着脸,叔叔阿姨看见又该挂心了。你啊,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这都快成祥林嫂啦。”




吴灝安抚地拍拍他肩膀——




“想点儿高兴的,回去就能跟龙仔打比赛了!你俩好长时间没交手了吧?”




“那可不!”张继科自嘲地笑笑,“这不前几回,我都给淘汰了。”




“这次不会了,绝对。”




吴灝把他俩的自拍airdrop到自己手机里,手指点了点张继科相片上的笑脸——




“我们继科身体恢复了,人看着也精神!跟二十出头一样。”




“得了吧你。”




张继科听他几句玩笑,心下放松,也笑道:“这几个月总在屋里闷着,人都给捂白了,看着病怏怏的。




要不,打完世乒赛,咱一块儿晒灯去?”




吴灝嗖一下弹开好远——




“……不了不了不了!!”




 




北京,热身赛。




马龙换好衣服,做完拉伸,又晃到花名册前头。




“马龙—         ”




对阵表后头,还是空白一片。




哈?逗我呢???




“秦老师,这……这让我怎么打啊???”




秦志戬不动声色地笑笑,只把水杯递到他手里——




“等会儿你就知道啦。”




 




哨声响起。




观众席上,突然掀起铺天盖地的尖叫声。




金刚圈儿的队服,火红的衣襟上一条腾飞的龙。




步点铿锵,场馆里循环播放的《告白气球》,都给衬成了入阵曲。




凌厉的眉眼此刻骄傲的飞扬着,眼里闪着马龙暌违已久的光芒:




那是锐气,那是底气。




一瞬间他都恍惚了,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里约的夏天。




回到了许多个在叹息中醒来的梦里。




“继科儿……”




 




“怎么了?”                                                                             




  那人黝黑的脸上也添了些羞赧和局促,不觉都掺了青岛话音:“来啊,还愣着干甚么?”




“继科儿……”




  马龙吸吸吸吸吸傻笑了好一阵,直到裁判不耐烦地清了清嗓子,他才终于深吸口气,准备发球。




明明只是个热身赛,现场零星就来了几家媒体,此时却纷纷炸了锅,李武军更是直接被癫狂的小粉丝送上了热搜榜。




 




李叔在最前排录了段小视频——




球台两端,一黑一白两个人,亮亮的眼睛互相望着,皆是万语千言。




连周董的BGM,此刻都变得应景起来:




“营造浪漫的约会,不害怕搞砸一切……




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




 




打了这么多年球儿,如何试探对手几成功力,马龙比谁都门儿清。




他先来了个近台球,也没怎么发力,张继科倒不憷头,利落的退台,跟他啪啪地反手拧起来,步伐到位,臂膀孔武,看不出一丝疼痛与倦怠。




几个回合的相持,张继科来了个刁钻的变线,先得一分。




“Got it!!!”




那人握紧了拳头,响亮的吼出来。




马龙简直想跟他一起吼。




 




行云流水,打满七局,马龙12-10赢完最后一个球,累的径直躺在地下。




肌肉的酸疼提醒着他,这是真的,不是梦。




张继科一手递了毛巾过来,一手拉他,两人手掌相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继科儿……你回来了?”




“昂,回来了。”




“回来”两个字,被他俩翻来覆去的念叨着,沉甸甸的。




 




没等李武军把现场报道发出去,总局的通稿就来了——




  “中国乒乓球队一队队员张继科,未经批准,擅自出国进行训练,并因此无故缺席国家队集训数月。鉴于其情节严重、态度恶劣,现将针对此事展开纪律调查。具体处罚,将在纪律调查结束后正式通知。男一队教练组长秦志戬,山东省乒乓球队教练吴灏,监管不力,知情瞒报,特此通报批评。是否追加处罚,视纪律调查结果而定……”




李武军看得手直哆嗦,又是两年一度的世乒赛单项,这劈头盖脸的一纸公文,仿若噩梦重现。




张继科狠狠一甩球包,大步冲出门去:“我自己去局里。不是要调查么,冲我来啊,别扯其他人……”




“继科儿。”马龙伸手拉他,“你先冷静。”




“我以前就是太冷静,才过的这么憋屈。马龙,你以为他们打得什么算盘?咱们运动员的好赖,咱们球队的死活,这群人哪个在乎过!”




观众还未散尽,休息室外的媒体竖长了耳朵。




马龙没辙,抬手捂他的嘴:“我知道,我都知道。继科儿,你小声点。”




张继科挣开他,但到底压低了嗓门儿,继续道:“这半年,我推了好几个站台项目,还有局里安排的代言。我断了他们的财路,这才是根源。”




“继科儿,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担着。你健健康康的回来,咱们比赛也多一重保障。”




马龙轻轻揽住他:“咱们,共进退。”




 




 “就是!”樊振东不知道啥时候蹿过来,摇着他科哥的手臂甜甜地笑,“哥你咋恢复的这么好,我都看傻了我!”




张继科狠狠掐一把那张小胖脸:“还笑得出来呢你!你今天手咋这么生,全靠经验扛下来的。还好有封训,赶紧找状态!”




许昕拖着周雨,嘻嘻哈哈也迎过来:“我们胖儿啊,前些天演失恋呢,是吧?”




周雨翻了个童话式白眼。




张继科朝他一扬下巴:“不走了?”                                    




周雨乖笑着摇摇头。




“前儿方博陈梦都给我发微信,让我劝你。可我没法儿回信息,就怕这纪律调查——到时候一翻通讯记录,倒把大家都连累了。”张继科揉揉周雨后脑勺,“我当时想着,实在不行,托人带个口信儿也好……”




周雨眼睛红红的:“科哥,你录的歌,我都听到了。”




张继科诧异道:“哦,那是我给马龙录的,跟你倒没啥关系。”




╮(╯^╰)╭ ……




哦。




 




“继科儿……”




马龙颤巍巍把手机递给他——是中乒协的通报。




开篇公示了张继科出国治疗前的诊断书,并附上在德国期间全部的康复记录。




后面是详尽的中文翻译,事无巨细地解释了张继科的训练内容——




技术部分仍由国内的吴灏和尹霄指导负责,德国方面仅有一位体能教练,参与复健工作。




这有理有据的,比脑残粉都上心。




许昕使劲儿拍拍张继科的肩膀:“文书上的事情,大力哥跟乒联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他最门儿清。这些文件都是他准备的,找了上海最有名的大律师呢。等这事儿过去,你可好好请他撮一顿。”




“昕子别打岔,继科儿你接着看。”




马龙手摁在屏幕上,继续往下滑——




“一、中乒协坚决服从总局的管理,愿积极配合纪律调查,重要相关文件特此公示。二、竞技体育以人为本,中乒协长久以来,也将人文关怀放在首要位置。继科自里约奥运会后伤病不断,一直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也引起了不小的舆论。中乒协作为运动员的管理者,作为中国乒乓球发展的引领者,因此深感不安,特批准继科“出国治病”,而非“出国训练”。具体细节已在公示文件中阐明,希望澄清误会。三、世乒赛大赛在即,急需老将坐镇。继科恢复治疗的成效,通过今天的比赛,大家也有目共睹。中乒协愿与中国乒乓球队一道,在此立下军令状——本次世乒赛,守住每一个半区,守住每一块金牌。我们自当勉励,恳请大家共同监督。四、……”




张继科看得出神,马龙在一边小声地问:“你猜,这谁写的?”




“还用问嘛,老狐狸。”




张继科噗一声笑了,笑出泪花来。




“中乒协愿与中国乒乓球队全体运动员一道,勠力同心,再创辉煌!”




落款是十九位乒协副主席的联名。




那个熟悉又久违的名字,写在最前头——




刘国梁。




 




“继科儿,明天我就去日本了,石川他们那边很重视。”马龙递了毛巾给他,“军令状摆在那儿,说不紧张是假的。不过继科儿,我总是信你的。你刚养好伤,别太辛苦,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这么早就走?”张继科不情不愿道,“从前石川申请了好几次都不过,今年倒遂了她的愿。你可好好打,别让人家伤心失望。”




“今年风声变了嘛,马上中日韩三国峰会,咱们这是乒乓外交。”




“得得得,这回真成和亲了是吧?”张继科斜眼道,“你可悠着点儿,福原爱跟我讲,一听说你现在单身,石川眼睛都放光。”




“一会儿让我好好打,一会儿让我悠着点儿,你想咋地?”




张继科不觉就红了耳朵,垂眼笑道:“让你好好打球,悠着点儿……绽放魅力么不是。”




“滚蛋!”




“哎马龙……”




看那人起身要走,张继科匆忙喊他,可没头没尾地喊出来,后面的话又咽回肚里。




“嗯?”马龙耷拉着眼皮儿瞅着他,细细的眼睛泛着温温的光彩。




“如果这次……我……还是不行……”




“别说丧气话。”




马龙两手摁住他的肩膀——




“继科儿,无论是输,是赢,你站在场上,就是我最靠谱儿的兄弟。”




 




  张继科环顾四周,偌大的训练馆,乒乒乓乓,忙忙碌碌——




  小向鹏正给樊振东发多球呢,动作利落,节奏稳妥,汗衫儿都湿透了,可小脸上满满写着梦想,不觉疲倦。




  方博带着一帮小家伙,绕着场子跑圈儿,口号喊得铿锵。最爱插科打诨的臭小子,如今终于有了一张成熟长大的脸。




  许大蟒腰还没好利落,却不肯回去躺着,拿个小网兜,在场馆里溜溜达达地帮大家捡球,还非管这叫“复健”。




  这些日子,技术改革,体制改革,林林总总的改革来了好几拨,琳哥皓哥眼瞅着都给折腾瘦了。老哥俩越发纤细的胳膊勾搭在一块儿——以后都不好意思叫“胖球队”了。




  张继科看着看着,忽然觉得释怀。




 




“对,最靠谱儿的兄弟。”




“咱俩,一直都是。”






评论

热度(488)

  1. 潜水ing天米坡小贱蝶~ 转载了此文字
  2. three_to_five_z天米坡小贱蝶~ 转载了此文字